《当今大马》 观点

正视问题,研究问题——兼答郭史光宏老师

发表于  |  更新于

【前夕乍晓】

我的上一篇专栏文字《轻读物与马华出版新现象》被转喻成“纯文学”与“通俗文学”之辩,并把这种分割视为学院派的“杰作”。这说法既在意料之中,也在意料之外。

意料之中是因为谈问题似乎被视为一种禁忌。我尝试提出当下少儿轻小说的出版、写作与阅读现象,论者却急着为协会辩护。作为协会领导人,固然无可厚非,但除了主办很多场儿童阅读营,开展读书会,邀请海外专家讲学,举办教师研习营以外,我更希望了解如何认知文学与教文学。

至于意料之外,是因为论者莫名其妙提出了“学院派”这称谓,言下之意,彷佛马来西亚评论界派别林立,而学院派俨然自成一家一派。

学术建设之困难

马华文化评论界资源匮乏,本地中文研究者主要局限在三所公立大学、一所私立(党营)大学和三所民办大学学院的中文系,人数寥寥可数,越界参与社会评论的学院中人就更少,又何来学院派?

倘学院中人皆可冠以学院派,其特殊性为何?延伸一位友人的说法,水池原本就很小,岂能同时养活多种不同生态的鱼儿?

依我看,华人文化评论界只有“打架鱼派”,论课题无法交集,交集必然交火。因此,只能像打架鱼一样——单独饲养(自弹自唱)。这多少说明此地学术建设之缓慢与困难。

经典作品的概念

郭史老师在回应文中视笔者抑轻文学扬经典,实乃出于他对经典的误解乃至曲解。他说“通过庄老师的文章,似乎可以推断所谓的‘文学经典’指的是成人文学中的经典作品,比如《战争与和平》和《红楼梦》,应该不包括儿童文学”。

这种联想令人错愕。经典者,是指传统的具有权威性的著作,经典文学的权威性来自作品的创造性、价值与共鸣。它经过文学史家或专业读者的汰选而得以传世。因此,经典文学不限于成人文学,作为一种艺术创造形式,儿童文学也有经典。儿童文学经典与纯文学或通俗文学没有必然的瓜葛,端视作品的优劣而定。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