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公立医疗薪资刍议:从撤津贴谈起

翁诗钻
(更新:)

【无关养生】

2019年岁末公共服务局发出指南,宣布撤除2020年开始新聘请之公务员的 BIPK (Bayaran Insentif Perkhidmatan Kritikal/Critical Allowance,中文媒体多数翻译成关键服务津贴) 。

消息传出后,在社交和网络媒体掀起了舆论,绝大多数都反对撤除医务人员(医师、牙医、药剂师及护士)的BIPK。后来内阁在 2020年1月9日议决搁置此措施,并宣布将于年尾再检讨 BIPK 的去留 。

各方对津贴诠释不一

其实除了卫生部人员以外,还有多达廿多个领域的公务员也将被撤掉BIPK(医师、牙医及药剂师的BIPK为750令吉,护士的BIPK是基薪的15%,其他领域则是基薪的5-10%)。相较于卫生服务领域,舆论似乎不太关心这些公务员的“福利”。

在这课题里,公共服务局和医药人员/公众显然对于critical这个字眼有迥异的叙述。公共服务局的诠释是“严重短缺”,1992年引入BIPK的原因是为了填补人员短缺的领域 ,但多数公众及卫生领域对这个字眼的诠释是“至关紧要”,即卫生服务是拯救生命的重要领域 。

无论何种诠释较为有意义,在吵吵嚷嚷中,有两个相互关联的重点没有讨论,首先是医务人员合理的薪金数额(这涉及人力资源该佔据卫生服务多少预算),第二则是医药融资的难题需要如何解决。

Share this story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