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政府应该管制口罩价格吗?

张恒学
(更新:)

【当今特约】

瘟疫当前,口罩短缺。商家欲把口罩价格提高,政府则出手管制价格,并出员检举。灾难当前,商家对短缺物资调涨价格,是“无良”的行为吗?

“无良”是道德判断,就当商家是“无良”吧!但是,经济学问的是,商家涨价对社会整体带来了损害(即“无良”),还是给社会带来了利益?

本文要给的答案,挑战着“传统智慧”和一般认知。答案是:商家涨价不是“无良”行为。且听我缓缓道来。

价格管制法令和口罩的价格管制

价格管制的理论上回说过了。这次,先从事实说起。

2011年,政府推出了一个全面的价格管制法令,叫Price Control And Anti-Profiteering Act 2011(中文一般译作“2011年价格管制及反暴利法令”,以下简称“价管法令”),权限属贸消部(Ministry of Domestic Trade and Consumer Affairs)。贸消部并在该法令下,制订机制来判断某商品是否存在暴利(见宪报P.U.(A)130/2018)。

每逢佳节,政府都会各别颁布宪报,宣布在某某期间,某某商品为统制品。统制品,是指政府为其设下顶价,商家不可开高于该价。刚刚过去的农历新年,市场上的15样食材就被列为统制品,包括鸡猪鱼虾菜,等等。

1月27日,贸消部发出严正警告,提醒商家口罩乃统制品,切勿“坐地起价”。至于“口罩是统制品”出自哪份宪报,我查不到。但在价管法令下,只要违反贸消部设定的谋暴利标准,即属违法。原则上,马来西亚所有商品都有价格管制。

2月6日,有报道指出,贸消部已经检举9家高价售卖口罩的商家,并开出21700令吉的罚单。

限制口罩价格的经济现象

政府对谋暴利的商家开出罚单,原则上是“没收”了商家的盈利(并作出警示作用)。这里会产生的现象有趣,分点说说:

(1)如果罚款和盈利等值, 而商家的盈利全部被政府没收,那么,买卖高价口罩到最后是让谁谋取了暴利?

(2)如果罚款超过“坐地起价”的盈利,那么架子上的口罩会被全部清空。这不是说全部口罩已——或将以——管制价格售出,而是商家会把口罩收起来,进行“枱底交易”。

枱底交易属于灰色地带,不一定非法却也不一定合法。前者就有如商家照样可以管制价格出售,但只卖给亲朋密友,或者限制每个顾客的购买量;后者铤而走险,分分钟被检举。不让市价浮动,市场上就会出现千奇百怪的手法来处理短缺问题。

经济学如是说:

价格上涨有调节需求的作用,需求较低的人肯出的价较低,需求较高的人肯出的价较高。问题是,社会上那么多人,我怎么可能问完所有人,问他们是不是比我更需要?

神奇的是,市场可以轻易解决这个问题,靠的是市价的调整:让价格上涨,需求较低的人会自愿放弃,而需求较高的人会出价购买。

政府管什么?左管右管,结果是口罩短缺的马来西亚,竟然还有人捐口罩到国外去!

口罩限价的社会损害

价管所造成的损害,可不只害商家没有盈利而已,整个社会都蒙受买不到口罩之害。这是因为价管限制了供应。

价格传递信息,生产者看到好价了,自然会多生产。价格被管制,传达的信息是增产无利可图,他们不会多生产。于是,在价管下,口罩供应不会增加;供应不增加,短缺问题又谈何解决。

但是,价格不是唯一传递信息的方式。生长在马来西亚,我们都对这样一句口头禅不陌生:“讲一声,就可以了嘛”。

我们看到,贸消部随着1月27日的严正声明,隔日就说会敦促口罩商多生产。到了2月7日,《当今大马》有报道题为《政府下令厂商增产口罩,承诺用公帑买下多余产量》。政府跟生产商讲一声,就可以让他们多生产了嘛,需要市价做什么?

我想反问:限制市价,还要下令增产,增产的利益何在?作为厂家,增产会增加收入,但是增产的成本由谁来付?让原本在生产线上的员工加班熬夜,是要给加班费的。由员工付,就是不给加班费;由厂家付,净利能否增加有疑问。

让我说得更明白点:口罩短缺,如果市价上涨,厂商增产可以获利。经济逻辑是厂商必然增产,最后短缺问题得到解决(或缓和)而厂方(包括厂主及员工)获利;如果限制市价,厂商增产是不自然的事情,是听命而为之。

如果增加的产量刚好满足了短缺,政府不用出钱购买,但增产的代价没有得到相应的补偿,造成社会损害;如果增加的产量导致过剩,不只增产代价没有补偿,政府又要买单收货,多余存货又要如何处理?结果造成社会损害更大。

我们不容易找到一个例子,如此清楚的说明,政府在鼓励着浪费!

高价口罩的分配问题

如果口罩没有限价,就算一个原本几毛钱的口罩飙到几块钱,珍惜生命的人还是会买得起。但是我们也不排除高价可能会让社会上的贫困人士无法负担。所幸人间有爱,这个贫富差距的问题,已有慈善团体和宗教组织在处理。政府如果真的想帮忙,当以市(高)价购买,再免费派发给贫民,而不是限制市价,导致浪费。

希望读者可以明白,让价格自由调整,在灾难时期可以发挥积极的供需调节作用。也希望读者明白,一些立意良善的政策可能会有灾难性的后果,而那些所谓“坐地起价”的商家,不是一般想像的那么“无良”,他们还会给社会整体带来利益,也至少不会带来那些意想不到的社会损害。


张恒学出生于槟城大山脚,启蒙于香港,现于日本东京大学攻读博士学位。

Share this story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