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新闻

巴南原住民资讯黑暗中抗水坝
自救组织叹顺从却遭政府背叛

发表于  |  更新于

【巴南变奏】之一

台湾原住民抗日电影《赛德克巴莱》有一句经典对白:“如果文明是要我们卑躬屈膝,那我就让你们看见野蛮的骄傲”。但这段悲壮论述所描绘的不止是台湾雾社事件的血泪抗暴,也是远隔重洋的马来西亚砂拉越原住民写照。

在1994年,大约1万名砂州原住民因为巴贡水坝计划而饱受逼迁之苦,迄今还没有找到 归家路 。它是中国以外亚洲最大的水坝,也是世界上第二高的抛石坝。不过这个巨型计划并没让巴贡原住民直接受惠,只有带给他们更多的愁与泪。

巴贡梦魇

在前,如今砂州政府计划在另外11个地点兴建新水坝,其中最受瞩目的当属影响面更广的巴南水坝(Baram Dam)。在巴南水坝计划下,估计高达2万人将受到影响,至少26个原住民村落将被淹没。

届时,他们丧失的不止是文化的根。还有他们的田园、祖坟、学校与诊所,乃至水坝区内的树木与动物,恐怕都会随着水坝建成而一举消失。

政府几没派人解释影响

《当今大马》记者上个月随同资深媒体人周泽南的纪录片制作队伍,在当地非政府组织“拯救砂拉越河流联盟”(Save Sarawak's Rivers Network,简称救河联盟)充当向导下,实地考察巴南水坝计划下估计会受到影响的原住民村落。

【巴南变奏之二】

原住民控诉建水坝如同谋杀

悲痛祖坟被淹先辈再死一次

【巴南变奏之三】

肯雅族妇女下决心不再投国阵

巴南人唯团结才能破水坝诅咒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