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新闻

郭鹤年忆二哥加入马共,自承有份促成合艾协议

当今大马  |  发表于  |  更新于

郭鹤年位居大马首富多年,素来为人低调,但他在自传中,不仅承认二哥郭鹤龄曾担任马共宣传主任,力赞郭鹤龄挺身捍卫工人权益,不惜以捐躯牺牲。

郭鹤年也写道,自己曾促成马共在1989年与大马政府签署《合艾和平协议》,放下武器,宣布解散。

郭鹤年说,郭鹤龄在二战目睹日军迫害华裔后,萌生加入马共抗日的念头,但担心牵连家人,因此迟迟未决。

“我相信郭鹤龄是在1945年下旬或1946年参加马共。他从未向任何人透露。我想,他坚持保密,意在不要把家人卷入其中,因为英国人当时追击与压迫正在走入森林的共产党人。”

未嘲笑郭鹤龄助穷人

郭鹤年说,英政府决心镇压马共之前,郭鹤龄前来吉隆坡,经营一份小报,充当马共喉舌,但后来被英殖民政府封杀。同时,郭鹤龄也活跃于新加坡海港局工会(Singapore Harbour Board Union)。

“我从未嘲笑郭鹤龄协助穷人,捍卫工会。不过,我不认为生意与政治需走在一起。”

“相反的,郭鹤龄认为我只是热衷于赚钱。1948年某日,他与我坐在一起,告诉我是错的,迟早会明白他的劝告,即政治与经济、政治与生意是犬牙交错的。”

郭鹤龄三十岁遭杀害

郭鹤年指出,郭鹤龄在1948年走入森林,意识到人生意义,不仅限于赚钱。

“这是我的亲生兄弟。他是我所认识最好的人,冒着生命危险,协助被压迫者。”

“母亲知道鹤龄(进入森林)后,从不置一词。不过我想,她必然明白其亲生骨肉所作出的巨大牺牲。”

他说,英军在1953年8月在森美兰与彭亨交界伏击郭鹤龄与其两名保镖,将他们一并杀害。郭鹤龄逝世时才30岁。

郭鹤年的大哥是郭鹤举,曾任外交官。

居中向中共政府传话

郭鹤年在1970年代初迁至香港。他说,虽然身居异地,仍离不开大马政治,其中一例,就是时任全国总警长拉欣诺要求他向中国共产党政府传话。

“大马警方政治部经常联系我,问我:‘你可否将这项信息转达给中国?’他们要求中国封锁马共电台,因为后者一直播发对大马政府有敌意的(内容)。”

“我转告中国,电台就停了。”

他说,拉欣诺也要求其协助,向中共表明,大马政府希望中共发表书面承诺不再支持马共。随后,中共更在书面承诺的用词遣字方面,征询他的意见。

郭鹤年被带到广州的机密地点,中国的人员征询其对书面承诺的意见。郭鹤年点出,该声明都是大马政府愿意接受的要点,但其中有两段不妥当,可能导致否定该声明,因此建议删除。

中国的人员同意,但称该声明已经获得一名高级的领导同意,因此要求郭鹤年提出解决办法。

郭鹤年获得该中国人员的同意,标示出该两段落,并将声明传真予拉欣诺。

“数月后,大马政府与(马共总书记)陈平签署停火协议。马共走出森林,深具代表意义地放下武器,向大马效忠,而马共从此不复再有。”

听母亲劝告不赚暴利

此外,郭鹤年也说,在马经商时一直尊奉母亲劝告,避免赚取暴利,甚至一度有机会趁着小麦价格飙升,赚取暴利,但为了避免大马物价上涨,劝告政府做好防范措施,将此机会拱手相让。

“母亲以米、糖等为必需品为由,要求我不得谋取暴利。”

“我明白她说的暴利。在商品交易,若你赚取1.5%至2%利润,这属于合理……一旦你赚取2%以上,则是加害于人。”

《郭鹤年自传》(Robert Kuok: A Memoir)于11月25日在香港和新加坡面市,预计在12月1日于大马发行。以上内容,是《当今大马》翻阅原书后所整理。

延伸阅读:

公平治国却被骂卖族,郭鹤年为东姑叫屈

东姑曾视中共为“魔鬼”,郭鹤年透露访华后改观

政府513后狂热扶助土著,郭鹤年进谏胡申翁无功

郭鹤年移师香港主因:马新征税过重

郭鹤年盛赞华人经济能力,惟仍有“恶棍”需受控

创船务公司又放手,郭鹤年忆述政府介入历程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