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今特写

当高铁即将碾过家园——沿着轨道听居民心声

发表于  |  更新于

【今特写】深入挖掘你不得不知的事

两只棕毛狗在草地上追逐打滚,几棵参天大树环抱两间村屋,屋旁种了各类花草,这是吉隆坡一个名为沙叻秀的华人新村。

沙叻秀新村距离吉隆坡市中心不足10公里,环境清幽静谧,却汇集多条重要交通路线。在新村东面,即可看到E37号高速大道与电动火车轨道。而在不久的将来,这里还将增加一条马新高铁轨道。

71岁的邓广祥与妻子住在沙叻秀新村已有50年。两人在这里落地生根,把4名女儿养大,现在过着悠闲的退休生活。

按照蓝图显示,马新高铁轨道将与约9间村屋重叠,其中包括邓广祥的屋子。但目前尚未确定,邓广祥的屋子是否需要让路给马新高铁计划。

“如果他们要来,我即使反抗也斗不过他们”,邓广祥得知高铁计划可能毁掉家园时,却吐露出异常的冷静消极回应。

沉重的一纸地契

追问之下才发现,邓广祥房子的土地所有权属于马来亚铁道公司(KTM),尽管他曾尝试申请地契,但终究无法成功。

“我这边没有地契。他要拆就拆,要赔就赔,不赔也没办法的了。你要怎么去反抗?”

国家管辖土地所有权。轻轻的一纸地契,到了最关键时刻却如此沉重。没有地契,居民也没有了捍卫家园的立基和勇气。

“以前那些没地契的屋子,统统都拆了。拆剩我们这边两间。”

“我住了这么久,但又能怎么样?(如果面临拆迁)你说不伤心是假的。”

邓广祥认定,既然手中没有地契,即意味着他难以抵抗政府未来征地的要求。

一旦怪手驶入家园,这栋承载50年生活记忆的屋子随时化为乌有,而他只能束手无策坐等那天的到来。

一代人成长记忆

从邓广祥家步行约5分钟,可见一条蜿蜒小路,各式各样的砖屋与板屋沿路而建,后方则有电动火车断断续续驶过。

靠近电动火车轨道旁有一栋黄色砖屋,而另一栋斑驳的白色板屋则紧挨着黄屋而建。这里不少家庭是几代同堂住在一起,或是毗邻皆是同属近亲。

44岁的黄贵飞在此土生土长。这栋白色板屋(见图)是黄贵飞公公留下来的祖屋,后方的黄屋则是他父亲后来增建。他的父亲在去年与世长辞,这栋房子不仅是父亲打拼的心血,也是一代人的成长记忆。

“我有听过马新高铁,但我不知道它会在我们这里。”

黄贵飞得知两栋房子可能面临拆迁时,先是沉默不语,紧锁眉头,后是语带愤怒地说:“我觉得很不爽!你要拆我的屋子,我一定不爽……但我们又能怎么样?我能搬去哪里?难道要我去睡天桥底吗?”

记者向黄贵飞解释,高铁路线规划目前尚在蓝图阶段,仍有商榷空间。马新高铁公司也正在召开公共审查会,并欢迎公众前去了解详情与表达意见。

黄贵飞(见图)听完,安静思考了片刻后说:“如果要征收应是他们(高铁公司或政府)跟我们讲。他们要跟我们谈。是你想要买人家的东西,应该是你来找我,而不是我去找你。”

他透露祖屋拥有地契,并坚持等待马新高铁公司或政府的主动联系。

9年后,马新高铁跨越半岛四州。它承载人们对未来现代化生活的想象,同时又将摧毁部分人的美好家园。

新居或将被铲平

相对于邓广祥与黄贵飞的不知情,有的居民则已准备抗争。他们坚决拒绝赔偿,并竭力抵抗高铁驶入家园。

玉佳城(Taman Satu Krubong)位于马六甲河西边的古鲁蒙。在马新高铁公共审查会展示的路线蓝图中,该地看似一片无人居住的绿色郊林。但以同样坐标对比最新的谷歌地图,当地其实已建有崭新的双层独立式住宅。

马新高铁路线恰好横贯玉佳城第6路,可能高达73间房屋面对拆迁。玉佳城建成不久,有的居民才新居入伙,有的房子尚无人居住,门外堆积着装修所用的沙石。有者则刚付购屋头期,房子还在兴建中。

43岁的王育燕房子位于玉佳城第6路。她搬入新家不到一年,孰料却在上个月发现她的新居可能会被马新高铁征用。

“我们的美好家园不可能就这样被铲平。我们不要赔偿,只要求高铁远离我们的家园。”

王育燕曾亲自前往马六甲Menara MITC的公共审查会,而当时马新高铁公司官员的回应,让她重燃希望。

“HSR的官员告诉我说,若有很多的居民反对,高铁轨道路线仍可以调整。他说我们可填写意见调查表,而当局会听取我们居民的意见再做决定。”

“我们不至于完全绝望,我们还是有希望。”

梦想家园成泡影

33岁的厨师徐昌栋刚于两个月前,倾注毕生的积蓄购置新屋。岂料,付款后的短短一个月内,他却接到晴天霹雳的消息,即马新高铁将要从他的家门前经过。

徐昌栋的家位于玉佳城第5路,房子目前尚未落成,但却已幻化成泡沫。他的语气中杂陈着愤怒与无奈,“我们买不是,卖也不是,住又不能,我们想要的是退款!”

虽然马新高铁并不会直接穿越他的房子,但他非常担忧,高铁工程将对周边环境带来负面影响。徐昌栋也质疑,政府与发展商为何没有提前通知居民,反而是让居民自行发现此事。

“高铁发展计划要来,政府或发展商应该要通知。他们到现在都还没有通知,发展商仍然在出售这些单位。我们都是阅读报纸才知道这个消息。”

为了确保当地居民的消息流通,徐昌栋与几名居民到第6路挨家挨户敲门告知其他住户。玉佳城居民随后集结,共同关注事件进展并商讨对策。

“后来,我们几名居民在挨家挨户敲门,告诉已入住新居的居民或将征收的问题。同时我们搜集尚未入住的居民电话,成立WhatsApp群组跟进商讨。”

此外,玉佳城居民也已成立居民协会,并投票选出十人小组,目前也积极邀请马新高铁公司派员会面磋商,以寻求解决方案。

尽力减社会冲击

马新高铁公司(MyHSR Corp)执行长诺依斯玛(Mohd Nur Ismal Mohamed Kamal)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表示,该公司在规划路线时已考量各类因素,并尽力降低整体社会冲击,而特定数个住宅区将“无可避免”受到影响。

“为了选定最适宜的高铁路线,并减低整体社会影响,马新高铁公司在规划阶段便已确定受影响的房屋和建筑物数量,而这些住宅区将无可避免。”

诺依斯玛表示,除了呼吁民众亲临公共审查会了解详情与提出意见,马新高铁公司也正在主动接触可能受影响者。

同时,该公司亦进行独立的社会影响评估(SIA)。

“马新高铁公司正与可能受影响的土地及产业拥有人接触,以了解他们的意见和忧虑。这些可能受影响的业主,将通过各地区领袖(例如村长)得知消息。”

此外,诺依斯玛指出,土地征收程序将在2018年中旬展开。

审查会仍在进行

无论如何,目前的马新高铁路线规划尚未定案。唯有待正式的路线图出炉后,方可确定征用的土地面积。

马新高铁公司的公共审查会仍在展开,并将把公众意见纳入正式路线图的规划与考量。

马新高铁公司网站上所发布的鸟瞰地图,仅划出部分的轨道路线。欲知确切的路线蓝图,民众需亲身前往查看。

自2017年11月1日起,马新高铁公司在吉隆坡、雪兰莪、森美兰、马六甲、柔佛等地举办多场公共审查会,至2018年1月31日。

 

上篇:马新高铁跨越四州,你的家会否受影响?

下篇:高铁将直冲贯穿家园,马来村民挺身抗议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