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今特写

高铁将直冲贯穿家园,马来村民挺身抗议

发表于  |  更新于

【今特写】深入挖掘你不得不知的事

政府近年大举宣布多项大型工程,而马新高铁计划更承载了带动国家经济的远大理想。然而,马新高铁公司在落实这些美好理想之前,首先必需解决社会冲击等现实问题。

这条全长约328公里马新高铁轨道,虽已避开人口稠密地区,但路线规划仍穿越吉隆坡、雪兰莪、森美兰、马六甲地区多个住宅区。

根据计划蓝图,高铁轨道进出布城—万宜高铁站(Station Putrajaya-Bangi)的路径,将把阿布巴卡村(Kampung Dato Abu Bakar Baginda)劈成两半。

当地村民从报章得知消息后,已主动前往马新公司举办的公共审查会。经检视高铁路线蓝图后,村民发现该地约有100块土地,包含约300至400间房屋将受影响,其中甚至包含马来保留地。

阿布巴卡村极可能是马星高铁全线最大的土地征收地区,也或将有为数最多的居民面临迫迁。

当地居民已多方尝试提出反对意见,但至今仍未反抗成功,因此村委会酝酿要求雪州大臣阿兹敏介入协调此事。

土地乃是州政府事务;而交通则由联邦政府管辖。雪兰莪目前由在野党执政;而马新高铁公司则是联邦政府所设立并全权拥有的公司。阿布巴卡村的征地问题,或将引发一场联邦与州政府之间的政治角力。

这个马来村落坐落于雪兰莪加影,未来将是万宜—布城高铁站(Bangi-Putrajaya)的所在地。

此高铁站将会是雪州唯一的高铁站,原本名为“布城站”(Putrajaya),但后来改称为“万宜—布城站”。

改名的原因并不难想象,即其所在位置并不在布城。

阿布巴卡村左边紧邻国家行政中心布城,右边则是有20所大专学府的万宜新镇(Bandar Baru Bangi)。

村子刚好夹在两个重要的城镇之间,不幸地成为这项国家大型计划的牺牲者。

56岁的鲁斯扎(见上图)住在阿布巴卡村的Jalan Mawar Putih。他在阿布巴卡村出生长大,而现在已做爷爷了。

同时,鲁斯扎目前也是负责村里大小事的村委会秘书。

“高铁计划将毁掉这个村子” ,鲁斯扎似乎毫不期待马新高铁能为村子带来经济效益,反而极度悲观。

他续说,当地许多村民都在村里做生意,倚靠这个村落维生;若面临征地或迫迁,村民将无处可去。

“我们将失去好多东西,村民的全部生活都在村子里,他们能去哪里?”

“例如,有的人在这里经营修车厂,这是他们的生计来源。”

此外,鲁斯扎也担忧,大部分村民已在甘榜生活了数十年,即使获得合理的赔偿,也可能无法适应离开甘榜的生活形态。

“赔偿是否能让我们重获相同大小的土地,以及现在享有的生活品质呢?”

“我认为大概95%受影响的村民都反对这项计划。我根本不会去讨论有关赔偿的事……我要的是高铁远离我的村子!” 村委会秘书鲁斯扎(Mohd Ruszat Mohd Masirin)语气坚决地告诉《当今大马》。

多次反对但未有答复

鲁斯扎说,阿布巴卡村的村民在报章上得知消息后,已从今年10月开始已组织了特别委员会,以代表村民协商此事。

马新高铁公司在11月初展开公共审查会之际,村民也纷纷到场了解详情,并提呈反对意见。

在今年11月18日,马新高铁公司已在当地一间国小,召开利益关系者对话会(stakeholder engagement)。鲁斯扎忆述,当时有超过200名村民出席对话会,并一致地反对高铁计划。

35岁的沙瓦阿凡提(Shawal Afendi)住在Lorong Anggerik,他在对话会上曾询问高铁轨道是否可能避开阿布巴卡村,以让他保住家园。虽然他猜想高铁轨道不会因此改道,但他仍然保持微弱的希望。

“看来高铁轨道已无法更改,但我们仍在等待马新高铁公司的回答。”

村民阿兹里(Azzili Kamsani )和哈纳菲(Hanafi Mohd Jani)的住处虽不会直接受影响,但他们担心高铁引入外来人士将破坏村子原有的生活,所以也执意反对这项计划。

“这是个历史悠久的村落。高铁站设立在此,将会把外来人士和社会问题都带进村子里,例如流氓歹徒或是破坏公物等等。因此,我反对高铁计划。”

不过,当时数名马新高铁工程师仅是前来向村民汇报高铁计划,并未具体回应村民的要求。

鲁斯扎说,他们仅承诺将居民的反对意见传达马新高铁公司高层。

联署要求阿兹敏介入

虽然未能透过马新高铁对话会获得高铁公司的具体承诺,但村民也拒绝坐以待毙。

鲁斯扎透露,除了鼓励更多村民到公共审查会提出异议,村民委员会也已向巫统龙溪(Dengkil)州议员沙伦(Shahrum Mohd Sharif)及诚信党雪邦国会议员哈尼巴(Hanipa Maidin)表达他们的反对立场。

另外,鲁斯扎目前四处奔波地搜集村民的签名,且他计划在2018年1月31日公共审查会结束前,将这份村民联署的反对意见书提呈给雪州大臣阿兹敏。

“我们要求阿兹敏介入此事,让马新高铁移到其他地方去。”

雪兰莪州目前由联邦在野党执政,而土地管理是州政府的权力范畴;马新高铁公司则是联邦政府财政部在2015年,为实施马新高铁计划而设立并全权拥有的公司。

若村民向雪州大臣阿兹敏提呈反对意见联署书,并要求阿兹敏介入此事,则此举或将引发联邦政府与州政府的角力。

更甚的是,阿布巴卡村包含马来保留地,若被征用则需依法另寻取代之地。马来权益组织近年已不断投诉马来保留地日益减少的问题,而这将使这项征收面对更大的挑战。

有趣的是,其实这个村落在1960年代前原名阿逸依淡村(Kampung Air Hitam)。马来西亚独立后第一任雪州大臣阿布巴卡(Abu Bakar Baginda)赠予爪哇后裔30英亩的土地以兴建住所后,这个村子才在1960年代初改名为阿布巴卡村。

究竟这个与前雪州大臣同名的马来村落,会否将借着现任雪州大臣的挺身介入,而逃过拆迁命运?至今仍是个未知数。

无论如何,马新高铁公司执行长诺依斯玛(Mohd Nur Ismal Mohamed Kamal,见上图)先前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曾指出,在高铁路线蓝图的规划中特定数个住宅区将“无可避免”受到影响。

“为了选定最适宜的高铁路线及减低整体的社会影响,马新高铁公司已在规划阶段便确定了受影响的房屋和建筑物的数量,而这些住宅区无可避免。”

惟诺伊斯玛也强调,此蓝图仍未定案,而自11月开始的公共审查会所搜集到的公共意见将被纳入考量。

自2017年11月1日起,马新高铁公司在吉隆坡、雪兰莪、森美兰、马六甲、柔佛等地举办多场公共审查会,至2018年1月31日。

 

上篇:马新高铁跨越四州,你的家会否受影响?
中篇:当高铁即将碾过家园——沿着轨道听居民心声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