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新闻

谁说没看头?槟城选战十大关注点

发表于  |  更新于

【大选前哨】

第14届大选吹响号角,朝野分裂与重组,诚信党和前首相马哈迪领导的团结党加入战围,为大马政治开启新了格局。

毋庸置疑,柔佛、雪兰莪和吉打才是焦点战,沙巴与丹登选情依旧难以捉摸,而作为行动党桥头堡的槟城,可谓最无悬念。

尽管如此,槟城的选战一直都不缺乏话题。在此,《当今大马》为读者整理了其中10个看点:

1. 没有一马的日子,选举如何定调?

上届大选,国阵倚仗中央资源与权限,为选民抛出“重磅”承诺,如恢复自由港、建造单轨火车和上万间经济屋等;另一边,富豪刘特佐操盘的一马槟州福利俱乐部(简称:一马组织)发动银弹攻势,先逐区设宴提供免费食物、啤酒、幸运抽奖,再办巨星演唱会、捐助非政府组织、慈善团体和学校,俨如选战的头号主角而风头一时无两。

结果,财大气粗的作风引起反弹,加上公然买票行为犯众怒,槟民联与全国齐喊“505,换政府”口号之余,也把州选定调为一场“人民力量对金钱力量”的选战,催谷人民教训和否决国阵。

如今,一马组织早不复存在。

去年2月,行动党揭橥第14届竞选主题“实现槟城未来”,图以政绩说服选民。而纵使姿态较上届低调,国阵仍不断对首长“购屋案”、水灾、填海售地、高房价和无节制发展山坡等课题发动一波波攻势,过去几个月更集中火力强攻海底隧道案。

至于策略会否发酵冲击选情,甚至使选举升级为对海底隧道的公投,尚言之过早。

2. 若无马来海啸,槟州会否沦华裔政权?

凭着选区种族结构的优势,希盟不难攻下华裔选区,跨过执政门槛。如今,朝野之间有2条主战线:
第一、巫统、伊党跟公正党、诚信党和团结党间的混战;
第二、民政在混合区对垒希盟的非巫裔候选人。

马来票充满变数,希盟的隐忧是两个新党若全军覆没、公正党不幸丢失现有的5个马来议席,槟政府最终将沦为没有巫裔代表的华裔(和印裔)政权。

为了防范于未然,升旗山国会议员再里尔预料弃国攻州,攻打丹绒武雅或浮罗池滑州席,确保行政议会内有巫裔代表。

3. 诚信党和团结党初啼

诚信党和团结党各攻3和4个州席。除了峇东巴西为伊党胜出的议席,其余6席上届均由巫统囊括。

团结党的议席为本那牙、柏玛当巴拉岸、柏淡和直落巴巷。巫统上届的多数票为1662张、1621张、1642张和801张。诚信党上阵的议席则是峇东巴西、峇六拜和双溪赖。巫统在峇六拜和双溪赖的多数票为357张和458张。

团结党竞选的议席,是较难啃的骨头。但排除峇东巴西,两党角逐的6个议席的多数票都只介于357张票至1662张票。反观,伊党上届在峇东巴西的多数票高达6826张,诚信党料难在三角战中突围。

仓促成军,加上伊党拦路,两党普遍上不被看好能撼动巫统的根基。但一旦掀起马来海啸,他们不仅有机会从巫统斩获数席,公正党也有望攻额外4个马来区(槟榔东海、直落斗哇、双溪亚齐和浮罗勿洞),毕竟4区的多数票只介于395张至1587张。

届时,行政议员的分配或需重新洗牌。

4. 民政能否“破蛋”?

民政党攻打13席,6席对公正党,7席对行动党。根据上届数据,最有望突破的6个混合区为双溪槟榔、班台惹雅、武吉丁雅、马章武莫、柑仔园和峇都蛮。

双溪槟榔是焦点选区之一。该行动党区只有约54%华裔选民,上届多数票4707张。退党在即的丹绒武雅区州议员郑雨周确定转攻该州席,假设槟国阵主席邓章耀加入战围,可利用前者分散行动党选票来突围。

邓章耀可能竞选的另一个选区为公正党的班台惹雅,该席只有约49%华裔选民,上届多数票为5354张。原任选区协调员兼槟民政党署理主席胡栋强已表明,愿意让路给前者上阵。

武吉登雅和浮罗池滑,是另外2个值得关注的议席。民政党副总秘书涂仲仪受委为武吉登雅协调员后,已积极在选区跑动。反观,希盟尚未敲定候选人,而之前掀波的柔府劳工村课题也不利于选情。

至于浮罗池滑,媒体曝光率高的槟民青团团长卢界燊,是该区协调员兼热门候选人人选。要扭转8220张多数票非易事,但随着表现不错的原任议员叶舒惠宣布不竞选,替代者不明朗,擅长宣传的卢界燊或有机可趁,爆出小冷门。

5. 马华会否再失按柜金?

马华上阵的10个议席均对上行动党,上届落败的多数票介于7744张至2万5719张。

由于上届大选有2名候选人,即武拉必的刘一端和彭加兰哥打的骆保财丧失按柜金,外界难免猜测历史会否重演。

连续两届大选全败后,马华委任前巴当拉浪州议员陈德钦出任州联委会主席。相对于民政党的高调问政,槟城马华领袖在政策议题上若非彻底缺席,就是过度依赖文告战,导致曝光率不如前者,给人一种只懂经营地方民生问题,与协助中国推动“一带一路”的形象。

除了担任港务局主席的陈德钦、州秘书陈协成与组织秘书陈铨峰,其他槟马华领袖知名度不高。如今,马华更需出动署理总会长魏家祥助阵,炮打海底隧道课题。

而媒体近期报导,马华和民政或互相交换峇都加湾和峇央峇鲁国席,党内名气最高的陈德钦可能弃州攻国,转战峇都加湾国席。

6. 史上最乱混战

2009年的武吉士南卯补选,共有15名人提名竞选,创下大马史上最多候选人的混战。第14届大选,槟城或会上演多党厮杀的局面。

除了国阵、希盟和和谐阵线(伊党和爱国党等),确定到槟州竞选的政党计有人民党(PRM)和槟州前进党(PFP)。来势汹汹的人民党招揽两名记者入党后已宣布,攻打槟州所有议席;槟州前进党则瞄准25个州席。

若无意外,郑雨周将借用社会主义党(PSM)的旗帜上阵,成为该党槟州首位候选人。

刚成军约1年及获得前州议员林武灿加盟的国民团结党(MU),尚未确定是否加入战围。由前行动党副主席祖基菲创办的大马替代政党(PAP)去年4月宣称,全面攻打槟城的13国40州。但因内部分裂,祖基菲和9名中委今年2月已宣布退党,原有的25名候选人放弃上阵。

7. 林冠英、法庭案、林吉祥与接班人

备受瞩目的购屋案即将在3月26日起开审,直至5月25日共23天。一旦竞选期落在3月、4月或5月,林冠英就得兼顾选举和官司而分身乏术。

兼任峇眼国会议员和阿逸布爹州议员的林冠英,预料将捍卫原席。

他去年接受《当今大马》专访时公开确认,父亲林吉祥不回槟城上阵。一旦入狱,槟行动党主席曹观友顺理成章为首长接班人。但坊间至今仍揣测及不排除,林吉祥为了一圆首长梦,转战槟城的可能性。

这一切不用等到案件审结,提名日自有分晓。

8. 峇东埔守得住吗?

在2004年最糟糕的时候,公正党仍保住峇东埔。可这一次情况有别,伊党将插上一脚,考验这个由安华创办的多元种族政党,能否凭自己的实力争取马来反对派的支持。

峇东埔有约7成马来选民,旗下峇东巴西州席过去几届一直是伊党囊中物,也是槟州伊党实力所在之地。

如果胜算成疑,公正党主席兼希盟副首相人选旺阿兹莎,最终会否冒险留守?抑或,如盛传般改由女儿努鲁依莎上阵

9. 朝野,要谈一谈政策吗?

上届大选,国阵在距离选前1年就提出恢复自由港的概念。最终,其竞选宣言向槟州人民许下,恢复自由港及引入单轨火车计划等19项承诺,跟民联竞争打造世界级宜居城市。

可惜,一马组织与富商派钱转移了选举焦点,政策被束之高阁。连邓章耀后期都感叹,研究团队投入的努力付诸东流。

没了一马组织,本届大选会否重返政策比拼的正轨?希盟能否在焦距消费税与一马公司课题之余,推出新政策压倒国阵?毕竟,槟民联2013年的竞选宣言,只在打造廉政方面提出两项改革和延续之前的政策,缺乏新亮點或突破。

2015年,邓章耀披露,民政党正制定题为《卷土重来》(Come Back)的替代政策纲领,但取决于国阵是否采纳为竞选宣言。 而随着上届大选被否决,国阵又会否重新献议,自由港等原属联邦权限的“大礼”,抑或专注于州与地方权限可及的长期政策?

追根究底,选民其实还在乎吗?

10. 激情不再的选民,万人空巷的集会

尽管选战未开打而难以作准,上周希盟政府执政10周年集会的出席率不如以往,某程度暴露了民众对政治的疲劳与厌倦。

上届大选眼见改朝换代功亏一篑,槟希盟支持者的激情渐消退。除了一些对捍卫政权过分自信而松懈,有者亦开始不满槟政府的政策弊端、希盟跟马哈迪结盟,而鼓吹投废票或放弃投票。

跟全国状况一样,马哈迪所吸引的选票,能否抵消甚至超越因伊党和以上各种因素流失的支持,是目前最大的变数和疑问。

无论如何,除了网络战,希盟和行动党肯定不会放弃通过万人集会和政治演讲造势。再说,在城市选区,肉眼可见的集会人潮与筹款的多寡,偶尔还是不错的风向球。尤其,当你只想窥探铁票仓是否激情依旧。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