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新闻

“蓝眼”渗入仁保垦殖区,依沙旧门徒奔走防堵

发表于  |  更新于

【大选前哨】

全国各地选情炙热之际,距离森美兰首府芙蓉一小时车程的仁保(Jempol),选情既不冷也不热,却可能是森州会否掀起“马来海啸”的风向标。

仁保选区地接彭亨与柔佛,是全森最大的国席,底下共有4个州议席,分别为斯汀(Serting)、巴弄(Palong)、遮兰巴当(Jeram Padang)及马口(Bahau)。

仁保的选民比例为64%巫裔、23%华裔、12%印裔及1%其他族群。

当地共有14个垦殖民投票站,为森州之最。上届大选反风猛吹下,全赖垦殖民票,巫统才以6.9%多数票守住仁保。这也是仁保国席在1986年创立以来,国阵得票率首度跌破60%以下。

当时,代表民联出征的伊斯兰党在14个垦殖民投票区仅得5359张票,巫统则斩获1万8794张票,最终其候选人依沙沙末凭着8614张多数票,保住此席。

然而,近年联邦土地局(Felda)丑闻不断,土著团结党又大举进攻垦殖民区,原是巫统铁票的垦殖民已开始松动。

扬言可夺20垦殖席

就在提名日(28号)前一周,团结党总裁马哈迪亲赴森州柔河亚依峇旺一场名为“巡回垦殖民区救国”(Jelajah Felda Selamatkan Malaysia)的演讲,现场人头攒动,约有2000人。柔河是瓜拉庇劳底下州席,距仁保城镇马口约30公里。

竞选期迈入第4天之际,团结党主席慕尤丁更扬言,基于垦殖民生计更加沉重,加上联土局与FGV公司丑闻发酵下,团结党已成功虏获垦殖民的心,而希盟至少可获20个垦殖民国席。

本届大选,团结党在森州上阵2个国席,分别为瓜拉庇劳仁保。仁保候选人卡马鲁扎曼原属瓜拉庇劳区部主席,近年勤耕瓜拉庇劳基层,却在提名前夕获悉须“空降”,取代森州团结党主席兼仁保区会主席巴哈鲁丁。

仁保底下4个州席,希盟4党一人分一个,分别是斯汀(诚信党)、巴弄(团结党)、遮兰巴当(公正党)及马口(行动党)。

竞选期间忙拜码头

碍于“天兵”身份,卡马鲁扎曼面对的首道挑战,即如何与各党的竞选机器磨合。

由于自己与心属人选皆未获派上阵大选,巴哈鲁丁不愿为卡马鲁扎曼拉票,部分基层也放弃助选,以致卡马鲁扎曼在竞选期首几天,主要行程并非拜票,而是忙着向当地希盟“拜码头”。

面对讲究地缘关系的马来选民,如何在短短11天竞选期俘获民心,则是卡马鲁扎曼第二道挑战。

竞选期第3天,卡马鲁扎曼一早就出现在巴弄4区(Palong 4)巴刹,与选民自我介绍,“你好,我是仁保公正党候选人卡马鲁扎曼。”

不过,当地居民的反应热情,不少人主动向卡马鲁扎曼示好,还有一些选民与他自拍。

一些选民不满国阵

卡马鲁扎曼走后,一名自称Pak Nga的衣服摊主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透露,以往他是国阵支持者,但本届坚决转投希盟。

“以前不同,现在在野党强大了。”

“我们瞧瞧(看守首相)纳吉的(治理)方法、(执政)记录很糟糕……纳吉的治理手法没用的,(按照)他的治理方法,很多人都能成为首相。用钱(买人心)罢了。”

64岁的他愈说愈是气愤,指他的儿子学有所成,却仍一职难寻,如今只好在柔佛巴西古当当厂工。

“一马公司、消费税、高等教育基金……这些政策只是给有钱人而已。”

经济糟糕生活费涨

36岁的香水摊主Joey则说,如今百物涨价,棕油价与橡胶价却停止不起,令当地人生活压力倍增。

“我们以前支持国阵,现在不同了,经济很糟糕。如果(我的选区)没有诚信党,我们就投公正党。”

另一名36岁、自称阿Wan(见下图左)的杂货店员更是大方承认,自从他成为选民后,一直就是在野党支持者。

“很容易选择。我一直支持公正党,因为‘烈火莫熄’……我已经投过2届(大选),以前五十五十(候选人未能说服他),但现在这次(希盟)候选人顶呱呱。”

Pak Nga、Wan、Joey皆是巴弄选民。

巴弄4区是垦殖民区。上届大选,巫统在1404票中独占1000票,伊党只获404票。巴弄的9个垦殖民投票区,上届国阵取得1万1023票,而伊党得票2620张。

森伊党难影响大局

卡马鲁扎曼拜票期间,恰巧伊党仁保候选人慕斯塔法(Mustaffa Daharun)也在同一地点派发伊党竞选宣言与传单,向选民拉票,而两人也顺道合影。

慕斯塔法今年45岁,是宗教中学教师,也是巴弄当地人。他首次上阵大选,但在提名日一个月即在当地走动。

慕斯塔法在与卡马鲁扎曼团队碰头时,一名中年路人主动走过来,向慕斯塔法说“我肯定投伊党一票”,说明在仁保上阵了4届大选的伊党,仍有少部分铁票。

不过,有别于东海岸,伊党在森州实力颇弱,上届攻打3国12州全军覆没,随着大批森州骨干党员已跳槽至诚信党,料在整体难成气候。

华人区有望“躺赢”

若说团结党在巴弄选区选情仍隐晦不明,相距45公里的马口城镇,则应会继续成为卡马鲁扎曼的“票仓”。

卡马鲁扎曼在拜访巴刹后,下午赶赴马口,与振林山候选人林吉祥、芙蓉候选人陆兆福、马口候选人张聒翔等多名行动党领袖同台演讲。

虽则当时是下午5点,但却有约400人前来,把茶室挤满。尽管不少人是慕林吉祥之名而来,但卡马鲁扎曼上台演说时,台下观众不吝给予鼓掌,更有人大声叫好。

现场筹款也获得6357令吉。

上届大选,马口10个投票区为伊党贡献了近万票,高于国阵一倍。本届大选,行动党有信心马口在仁保国席投向希盟的票数会再增1000张。

沙林早老树盘根

面对团结党来势汹汹,巫统候选人沙林(Mohd Salim Sharif)丝毫未曾怠惰。

沙林曾任依沙的政治秘书,曾在2005年与依沙一起卷入党选金钱政治,遭冻结党籍3年。他在2013年接掌仁保区会,翌年受委为上议员。

为了取得仁保上阵权,沙林早已以准候选人之姿在仁保跑动,最终击败“师傅”依沙,成为候选人。

沙林在朝圣基金局旅游与服务公司(THTS)、ESPEK等多家公司担任主席与董事,财力雄厚。

若从芙蓉开车,路经瓜拉庇劳至马口,必会经过沙林在马口镇上的Bin Salim Curry House,因此沙林虽是首次参选,本地人对他并不陌生。

每天竞选行程满

沙林在仁保耕耘多年,但在竞选期间仍卯足全力,每天连跑6场以上的活动。

就在竞选期第3天,《当今大马》跟随沙林团队进入巴弄9区,拜访当地垦殖民。

这场名为“与年轻人”(Santai Orang Anak Muda),由联土局青年会(Majlis Belia Felda Malaysia)举办,在晚上10点半举行,但吸引近百人出席。除了沙林,国阵巴弄候选人穆斯达法(Mustapha Nagoor)在现场。

不受消费税影响

从早上开始赶场的沙林,在致词时声音早已沙哑。他表示,国阵早为垦殖民服务多年,在本次竞选宣言更是提及如何协助垦殖民第二代,不若在野党只会空口说白话,许下空头支票。

“年轻人不用担心,国阵必会兑现承诺。”

“我们不在乎一马公司案、消费税,因为甘榜人对这些没感觉。棕油价格稳定,菜价也稳定。”

沙林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否认马来票如今转向在野党。

“马来支持回流国阵…马来支持正在增加。”

“新(国阵)候选人贴近民心……人民反对(希盟)外地候选人。”

活动前,身为第二代垦殖民的沙里占(Sharizan Senem)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说,他现在经营小生意,有赖国阵之助,垦殖民生活才有改善。

“支持(国阵)。国阵改变了我的生活。国阵能够改变我们的命运。”

巴弄9区活动在晚上11点半结束后,沙林又赶往巴弄11区会见当地基层,时至凌晨时分才返回马口休息。

上届大选,国阵在巴弄9、10、11投票区得票1711,伊党只获306张。

“沙里占”有多少?

竞选期间,若开车穿越仁保各个垦殖民区,四处可见公正党旗帜,与国阵相竞争锋。公正党旗帜虽不及国阵,但在过去在当地实属未有之事。

本届大选,仁保共有7万2264名选民,40岁以下选民占有43%左右。而在巴弄与斯汀两个上届在野党大败的选区,此数字高达50%,显示不少是垦殖民第二代。

比起第一代垦殖民,第二代垦殖民多在外地打工或自营生意,接获较多资讯,也对政府依附较低,一些还因FGV公司亏损而承担巨债,因而对政府不满。

就在垦殖民成为各党相竞争取的对象之际,仁保的垦殖民当中,究竟多少是沙里占,又有多少是Wan与Joey,决定着森州会否掀起“马来海啸”。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