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aysiakini
新闻

新巴拿马文件曝光,揭纳吉胞弟尼占拥岸外公司

《当今大马》团队

更新: 2018/6/21 11:27 上午

今特写】深入挖掘你不得不知的事

两年前,巴拿马文件外泄事件闹得满城风雨,踢爆各国权贵隐藏财富的行径,多名大马“官二代”也榜上有名。两年后,新一批的巴拿马文件曝光中,而纳吉的胞弟尼占(Mohammed Nizam Razak)赫然在列。

根据《当今大马》所阅览的部分外泄文件,尼占透过新加坡的瑞信银行(Credit Suisse Trust Limited)作为中介,拥有一家英属维京群岛公司,即光大环球控股有限公司(Everbright Universal Holdings Ltd,简称光大控股)。

无论如何,从莫萨克冯赛卡(Mossack Fonseca)律师楼外泄的这些文件,不意味尼占涉及任何不法行为。

外泄的财务来源声明文件显示,尼占在2016年9月宣称,他是光大控股的实益业主(beneficiary owner),该公司的主要业务是在美国进行房地产投资,其资金来源是来自贷款,惟没有注明具体的贷款款额。

此外,没有任何文件透露光大控股的资产和债务状况。

“建议把尼占纳为PEP”

2017年3月,莫萨克冯赛卡律师楼发现,尼占是前首相纳吉的弟弟,并将其标记为“政治敏感人物”(Politically Exposed Person , PEP)。
该律师楼的合规部门(compliance department)在内部邮件中说明,“此为光大控股实益业主的一些搜寻结果……马来西亚(时任)首相纳吉的弟弟……建议:纳入PEP名单中。”

“政治敏感人物”是金融服务领域用来形容那些公共部门身份显著的人物,包括他们的家庭成员和伙伴。在全球金融制度下,为了防止恐怖主义、洗黑钱、身份盗窃、金融诈骗和贪污腐败等问题,确认客户身份(Know your customer,KYC)是愈发重要的标准程序,其中包括标注“政治敏感人物”的身份。因此,众多国家的金融规定一般都会要求,相关机构要特别留意这些人物参与的各种政经活动。

至于尼占何时开始接洽瑞信银行,以及何时接手光大控股,则不得而知。

不过,尼占的财务声明以及后来被标记为“政治敏感人物”的时间点,恰好是2016年首轮巴拿马文件外泄后,莫萨克冯赛卡律师楼内部陷入一片混乱的时刻。

该律师楼经常搞不懂自己的客户是何方神圣,于是确认客户身份成了他们的新使命。

尼占是上市公司董事

《当今大马》已联络尼占本人和其中介寻求回应,惟目前仍没有任何回音。

尼占现年60岁,是多家上市公司的董事,其中包括新加坡的杨协成有限公司(Yeo Hiap Seng Ltd.)、妈咪大宝达食品有限公司(Mamee Double Decker (M) Sdn Bhd)、必达能源公司(Petra Energy Berhad)等。
他在五个兄弟中排名第三,与妻子卡蒂嘉(Khadijah Abdul Rahman)育有一子。他毕业于牛津大学的政经哲学系,是敦阿都拉萨大学(Unitar)第一任名誉校长,该大学也是以其父亲兼第三任首相敦拉萨的名字命名。

上个世纪80至90年代期间,他涉足银行、股票金融等领域,同时也是一名价值投资者,涉入马来西亚众多企业的买卖和股权交易。

无论如何,这并非纳吉亲人首次被揭拥有岸外公司。首轮巴拿马文件在2016年外泄时,即揭露纳吉与前妻所生的儿子纳兹福丁(Mohd Nazifuddin Mohd Najib,见下图),是两家英属维京群岛公司的董事,惟文件并无显示有违法情节。

董事股东皆同一批人

莫萨克冯赛卡律师楼的文件显示,光大控股成立于2010年7月20日,原是一家空壳公司。

空壳公司又称现成公司(ready made company),是一种常见且合法开设的公司法人,拥有公司专号,但还没有实际的经营业务。一些公司秘书、商业服务公司或律师楼等,一般会预先成立一些名字受欢迎的空壳公司,再转售给有意经商的外资或一般客户。

外泄文件显示,从2011年1月14日开始,设立于英属维京群岛的红山有限公司(Bukit Merah Ltd.)和红地有限公司(Tanah Merah Ltd.)成为光大控股的董事,而设立于巴哈马的实龙岗有限公司(Serangoon Ltd.)和实里达有限公司(Seletar Ltd)则是这家公司的股东。
直至莫萨克冯赛卡律师楼把尼占标记为“政治敏感人物”之前,光大控股的架构一直维持原状。

值得注意的是,一封志期2016年10月18日的外泄电邮显示,新加坡的瑞信银行通知设立于新加坡的Asiavest企业服务有限公司(Asiavest Corporate Services Pte Ltd),上述四家公司和另外两家公司,为瑞信银行全权拥有。

“这些公司的设立,仅仅是为了当作其他可能由瑞信银行所掌管的公司之代理董事、代理股东和授权签署人。”

“这些公司由瑞信银行全权拥有,无论是直接或是透过其代理人(nominees)……”

“我们藉此允准Asiavest企业服务公司利用此公函为‘正本’,作为所有由瑞信银行掌管的英属维京群岛公司。我们相信上述讯息已足以符合贵公司的合规要求。”

事实上,《当今大马》留意到,众多公司的组织架构与光大控股完全相同。莫萨克冯赛卡律师楼在2016年和最新外泄的内部文件显示,这些公司皆以红山公司和红地公司为董事,而实龙岗公司和实里达公司为股东。

新加坡的瑞信银行受询时,表示不愿置评。

“针对与任何人士是否存有客户关系的问题,瑞信银行不愿置评。”

“瑞信银行遵守承诺以合规的方式营运,本银行业务会依循当地市场的法律、条例和规则而运作。”

另一方面,成立于2016年6月2日的Asiavest企业服务公司,实际上是世界各地莫萨克冯赛卡律师楼的继承公司。该公司甚至与新加坡的莫萨克冯赛卡律师楼使用相同地址的办公室和客户代码(client code)。

随着2016年巴拿马文件泄露后,该律师楼已在一些国家易名,同时把客户转换到其他国家的其他公司。

《当今大马》已联络Asiavest企业服务公司,惟尚未回复。

新一波巴拿马文件

上述有关尼占和光大控股的资讯,源自最新外泄的一批巴拿马文件。与首轮外泄文件相同,这组文件同样由德国报章《南德意志报》(Süddeutsche Zeitung)取得,然后与国际调查记者同盟(ICIJ)分享。

全球有超过100个媒体伙伴,包括《当今大马》共同参与本次的调查报道。

这批外泄文件拥有高达120万份,数据量达443吉字节(Gigabyte,GB),文件日期主要是从2016年4月的首轮巴拿马文件外泄的数个月前,一直到2017年12月。

相较之下,首轮的巴拿马文件,堪称是最大型的机密文件外泄事件,所外泄的文件多达1150万份,数据量达2.6太字节(Terabyte,TB),涉及21万4000家控股公司,文件时间从1970年代末横跨到2015年。


编按:《当今大马》记者高俊麟、吕嘉雯和张溦紟共同参与本次调查报道。


【延伸阅读】

岸外藏富“高手”的毁灭

巴拿马文件再揭,权贵与球星梅西等的财富秘密

Share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