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抢眼
最话题
最新鲜
阅读更多相关内容
mk-logo
新闻
法官允准纳吉暂缓刑罚,保释金追加100万
Jul 28, 2020 6:23 AM
更新: Aug 5, 2020 10:22 AM

滚动报道

吉隆坡高庭上午宣判前首相纳吉在4200万令吉的SRC案七项控罪罪成,法庭在下午处理后续事宜。《当今大马》为读者带来滚动报道。


法官允准纳吉保释

晚上7点半:

法官纳兹兰允准被告暂缓监禁与罚款。

不过,法官开出条件,要求纳吉额外缴付100万令吉保释金,外加两人担保。

此外,纳吉必须每个月的1日与15日,到邻近警局报到。

法官允准纳吉最迟在明天缴付100万令吉的追加保释金。


控方反对暂缓罚款

晚上7点:

检控官西谭巴兰反对辩方提出暂缓罚款的申请。

他表示,虽然被告可以申请暂缓刑罚,但通常只有在非常特别的情况下,法庭才会允准暂缓令来暂缓罚款。

他表示,就此案而言,还未达到这个标准。

他称,法庭可以决定要纳吉一次过缴还罚款,抑或分期付款。


纳吉没能力缴罚款

傍晚6点45分:

辩方律师哈温德吉星(Harvinderjit Singh)向法庭表示,由于法庭前不久才谕令纳吉必须缴付16亿9000万令吉的欠税,纳吉没有能力缴还2亿1000万令吉的罚款。

“基本上,法官阁下裁决,若无法缴付罚款,将以监禁5年来取代罚款。”

他补充,刑事程序法典第311条文允准法庭暂缓刑罚,以待上诉。


法官判纳吉入狱12年,罚款2.1亿

傍晚6点半:

法官纳兹兰宣判,纳吉入狱合共72年与罚款2亿1000万令吉。

不过,法官也裁决,所有监禁刑期将同时执行。这意味着,若纳吉上诉失败,最多只需入狱12年。


警方逮捕一男子

傍晚6点25分:

警方在吉隆坡法庭大厦的大门处,逮捕一名33岁的男子。

冼都警区主任山姆噶穆迪(S Shanmugamoorthy)较后发文告说,这名33岁的男子当时尝试攀爬法庭大厦的铁栏门,而遭到警方逮捕。

“警方已把嫌犯带到警局,以作进一步调查。”

目前还未确定,这名身穿粉红色T恤的男子是否纳吉的支持者。

警方逮捕他后,先把他扣押在法庭大厦保安亭。大约10分钟后,一辆警车抵达,把他载走。


纳吉第三度在庭内发誓

下午5点51分:

控辩双方完成陈词后,轮到被告纳吉发表声明。

纳吉一开始先列举自己担任首相时的经济成绩。

他也自诩推行多项改革。

“我确保社会更加公平与温和。我主推废除内安法令,也因而获得称赞。我也确保国家不会出现滥权。”

“就这方面而言,我建议实行一个更透明的政治献金制度。遗憾的是,这项建议需要跨阵营的支持,而当时的在野党并不同意,最终建议胎死腹中。”

最后,纳吉再次做“伊斯兰单方发誓”,指他并不知道4200万令吉流入个人账户。

“我并没策谋(收取)4200万令吉,也没策划他人献议我4200万令吉。没有证据或证人提到这点。”

“我也不知道这笔4200万令吉。上苍为我做证(Wallahi, Wabillahi,Watallahi)。”

这是SRC案开审以来,纳吉第三度在法庭内做伊斯兰单方发誓(sumpah laknat)。


控方要求重判纳吉

下午5点25分:

控方要求,法庭就滥权罪判处纳吉罚款2亿1000万令吉与监禁。

就失信罪,控方则要求法庭判处纳吉监禁2至20年,外加法庭认为恰当的罚款。

至于洗钱罪,控方则要求法庭判处纳吉监禁最多15年,外加罚款2亿1000万令吉。

2亿1000万令吉是本案所涉金额4200万令吉的5倍。


控方赞媒体揭弊

下午4点50分:

检控官西谭巴兰(见下图)说,若非媒体报道,纳吉所犯的罪可能根本无人知道。

他表示,纳吉是通过复杂的多层汇款,才把4200万令吉汇入银行账户。

“由于被告担任首相与财长的角色及职位,才得以犯下这些罪行。”

“若非媒体爆出这些罪案,可能根本无人得知。”


检控官引述案例

下午4点45分:

主控官西谭巴兰引述多宗案例,以支持其论点。

他所举的案例包括前雪州大臣基尔、前槟州首长林冠英与公正党主席安华的案件。


小群支持者冒雨挺纳吉

下午4点40分:

在吉隆坡法庭大厦外,天开始飘起细雨。现场只剩下一小群纳吉支持者。其中大约30人站在法庭大厦的大门口,冒雨为纳吉打气。

一名受访的巫统妇女组党员表示,为了纳吉,他们不介意冒雨。


纳吉从来无意还钱

下午4点15分:

检控官西谭巴兰说,纳吉从来没有意愿要归还4200万令吉。

他说,这笔钱属于SRC国际公司与财长机构所拥有,但纳吉从来无意归还这笔钱。

“他所给的借口是调查正在进行中。但就算总检察长指他清白无罪后,依然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归还那笔钱。”

“这清楚显示,他没有意愿要还这笔源自公务员退休基金局的4200万令吉。”

“这宗案件,导致国家蒙受盗贼统治的污名。我不认为马来西亚人应该配拥有这个称号。”


控方要求重判纳吉

下午4点08分:

控方开始回应辩方的减刑陈词。

检控官西谭巴兰说,纳吉身为前首相与前财政部长,在近十年掌权期间曾是马来西亚最具权势的人。

他说,纳吉担任这些职位,理应有道德义务履行职责。

“今天的罪成判决,显示他没有办到。”

因此,他要求法庭重判纳吉,以立下一个先例,警戒所有担任公职者,让担任公职者知道无人可逃过法网制裁。

他要求法庭,判处纳吉最重的刑罚。


纳吉将发表声明

下午3点50分:

辩方指出,只待控方回应辩方陈词后,纳吉将在法庭发表一个声明。


沙菲宜指纳吉少把钱花在个人

下午3点半:

沙菲宜声称,纳吉使用的99.9%钱都不是为了个人用途。

他声称,45%的资金用作政治用途,包括福利与其他服务。

此外,沙菲宜说,慈善团体也接获13.7%的钱。

他坦言,虽然纳吉花了0.4%的钱来偿还信用卡卡债,但这些钱是用来购买礼物给外国贵宾。

“那些礼物相当昂贵,他不能只是给人一篮布来当手信。”


沙菲宜指纳吉信错人

下午3点20分:

沙菲宜坚称,纳吉在此案并没犯错,即使真有错误,也只是信错了人。

他说,纳吉并非企业人士,本来就仰赖SRC公司与一马公司董事的专业。

“如果他有错,他只是错在信错了这些本应运营一马公司与SRC国际公司的人。”

“在一些情况下,他过份信赖这些人。”


沙菲宜指纳吉配合调查

下午3点16分:

沙菲宜在申请减刑时声称,纳吉从2015年担任首相时期就一直配合执法单位调查,还让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调查一马公司与SRC国际公司。

“这是由国会单位所展开的调查,不会有操弄证人的机会。”


大部分支持者已经离开

下午3点15分:

在法庭大厦外,绝大多数的纳吉支持者已经离开,只剩下一小撮人仍留守现场为纳吉打气。

今早原本有数千人聚集在吉隆坡法庭大厦外,但在警方再三警告下,许多人从中午时分开始陆续离开。

警方要求集会者解散,遵守防疫指南与社交距离。


法官驳回展延申请

下午3点05分:

法官纳兹兰驳回辩方的展延申请,并要求当下继续聆审辩方的减刑申请。

沙菲宜闻言后表示,现在他形如残废,因为他无法向当事人纳吉解释裁决,也无法征询纳吉的指示。


控方反对展延判刑

下午2点50分:

主控官西谭巴兰(见下图)反对辩方的展延申请。他表示,刑事程序法典183条文清楚阐明,法庭一宣判裁决就有职责马上判刑。

他表示,纳吉在罪成前没有潜逃,不代表罪成后不会潜逃。

他说,两者的潜逃风险不能相提并论。

“若法官阁下有意允准暂缓判刑,必须加上额外的条件。”


辩方指纳吉没潜逃风险

下午2点45分:

沙菲宜表示,纳吉并没有潜逃风险,因此法庭应该允准纳吉保释,以待下周一法庭聆审辩方的减刑申请。

他说,纳吉已经缴付600万令吉保释金,护照遭到扣押,还列入移民局黑名单,不可能潜逃。

“作为前首相,他拥有警方护卫。警方始终是警方,如果他尝试潜逃,他们肯定会马上通知总警长。”


沙菲宜要求下周审减刑申请

下午2点20分:

法庭宣告复庭。辩方首席律师沙菲宜首先陈词,要求法庭把减刑申请改到下周一才聆审。

法官纳兹兰上午宣判纳吉在4200万令吉SRC案的七条控罪全部罪成。这7条罪是:1项滥权罪、3项刑事失信罪和3项洗钱罪。

不过,法官还没判刑。


纳吉支持者表现激动

下午1点半:

法庭宣判纳吉罪成后,大约200名纳吉支持者在吉隆坡法庭大厦的大门处聚集。他们大感不满,并高喊口号如“我的老板万岁”、“释放我的老板”等等。

也有一些人呼吁政府解散国会,高呼“解散,解散,解散国会”。

由于这些支持者表现激动,警方旋即警告他们,要求他们遵守防疫指南。

警方也提醒媒体人员,必须遵守防疫指南。

查看评论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