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aysiakini
新闻

沙巴资源丰富回酬却不合理,沙菲益批联邦摇脚抽税

更新: 2020/9/26 4:09 凌晨

【沙巴州选】

沙巴州选今日进入最后一天的竞选期。沙民阵在选举过程中持续打出首相慕尤丁的形象牌,并主张“联邦与沙巴”同调有利地方发展,惟民兴党主席沙菲益则以“吉隆坡剥削论”回击。

沙菲益也是沙巴前首长。他今日前往沙巴古纳州席(Kunak)助选时向选民强调,沙巴地广物博,但是丰厚资源所带来的收入,却没有完全回馈到沙巴。

他以棕油业及石油开采为例,指沙巴总是遭“吉隆坡”占便宜,不仅没有分得合理的收入,却还要承担亏损的风险。

“其实沙巴并不穷,而是富裕的。就像刚才说的,每天(沙巴的种植者)都辛勤栽种棕榈树及施肥,要五年的时间才长出果实来。”

“果实长出来了,吉隆坡在那里摇脚抽税,获得收入。(沙巴的种植者)他们才是栽种的人,承受着日晒雨淋,但是吉隆坡却拿了税收。”

民兴党在古纳州席派出的候选人为诺拉兹丽娜(Norazlinah Arif),沙菲益是为她站台助选时,发表这些言论。

“亏损就由沙巴承担”

沙菲益演讲时也说,沙巴有数十万公顷的土地都颁给了联邦土地发展局(FELDA),但是却只有约1500名沙巴垦殖民受惠,其余大部分土地则交由上市公司——联土局环球创投(FGV)所管理。

他续称,如今联土局环球创投因股价大跌,却是让沙巴承担了上亿令吉的亏损。

“你想想看,我们的土地,他们赚钱,我们来承担亏损。”

话锋一转,沙菲益转而解释,2018年他执政沙巴时才因而大举颁发地契,把土地所有权发给沙巴人民。他宣称,沙巴政府总共批准1万1000张地契,但目前尚有约6000张未发出。

此前,沙巴议会7月30日解散后,选举令状尚未在8月17日正式发出之前,看守沙巴首长沙菲益持续派出数千张地契,惟招来净选盟质疑。


【延伸阅读】解沙巴州选:为何原住民地契会成选战课题?


当谈起石油税课题时,沙菲益也同样主张“吉隆坡剥削论”。“油是沙巴的,不是吉隆坡的。我们拥有(石)油,却还要我们去讨(石油税)。”

“……我还在国阵的时候,我们都还能活。但是,当我离开国阵后,(国阵就说)‘哇,你们沙巴不和联邦政府合作,就惨了。’”

“他们怎么会觉得,沙巴不和联邦政府合作,就会很惨呢?吉隆坡如果没有沙巴,他们才会惨。这些油可是我们的!”

根据《1974年石油发展法令》,沙巴自1976年代以来,石油税都是5%。希盟2018年的选举宣言曾承诺,联邦政府将石油税(royalti)增加至20%。

不过,这20%究竟是“开采毛额的20%”还是“20%的税后利润”则存有分歧,导致希盟挨批承诺跳票,也多次引起石油生产州属的抗议声浪。

沙菲益宣称,希盟执政时期,他曾向国油公司要求给付20%的石油税,惟如此高额的石油税会导致国油公司破产倒闭。

无论如何,沙菲益这番解释,与时任经济部长阿兹敏2018年时辩解的言论如出一辙。

承诺发展与各族平等

明日9月26日就是沙巴州选的投票日。沙菲益呼吁选民支持民兴党阵营,以确保解决沙巴的基础建设,包括水电供应等问题。

移民问题是纠缠沙巴多年的课题,而沙菲益在选战中经常遭政敌标签为外来者,卡杜姆族选民对与民兴党也好感缺缺。

投票日在即,沙菲益也向选民承诺,执政后必定不会偏袒特定族群或宗教群体。

他举例说,沙巴不仅在圣诞节给基督徒2天假期,这是其他州属没有,而基督徒领袖拜林吉丁岸(Joseph Pairin Kitingan)执政时也不曾做到的。

“我知道穆斯林有好些假期,例如先知穆罕默德诞辰、哈芝节和斋戒,难道基督徒要多放假一天,要去探望孩子,或是孩子探望父母,我会说不行吗?我不只是帮助基督教堂,我也帮助清真寺。”


《当今大马》从9月21日起至27日,开放所有沙巴州选的相关文章予读者免费阅读,以协助选民知情投票。您也可订阅《当今大马》,支持独立媒体,每月订阅费最低只需20令吉。

Share this story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