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aysiakini
专栏

验尸报告没有告诉我们的事

苏淑桦

【边缘叙事】

对吉隆坡中央医院法医鉴定中心唯一印象,是在中心入口対街马路旁守候金正男命案的一大票记者。当时我带着医院清洁工的调查卷到医院去“寻找”清洁工,了解他们的工作环境和状况,并尝试拿一些工友的联系。

没有现成通路和管道,你只能拿着传单凭认知去寻找工友的踪影,在他们工作的间隙尝试对谈打开话题;愿意进一步联系的会留下手机号码,已经有工会的医院可以邀请他们加入。

在工人主体意识不强的社会环境,这样的工作几近大海捞针。工友不知道自己的权益,对工作内外的不合理对待也只是逆来顺受。提倡工人觉醒的工作倒被说成教唆和煽动。

但不了解权益,往往造就了许多悲剧,就像我要协助的这个人。贴切的说,是这个已故者。

无限游览方案
每月

~RM12

马上订阅
您可随时停止续订
通过网站和App无限游览
可参与评论
先收藏再阅读
付费方式
学生/ 乐龄方案团体/机构/商业方案
已经订阅?
登录

Share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