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今特写

大马核电合不合(下):隐藏的环境成本与风险

发表于  |  更新于

今特写】深入挖掘你不得不知的事。

上一篇提到,政府去年动作频频,原本沉寂一时的核电计划,看似又要死灰复燃。大马核能机构也表示,若要替核电厂建设铺路,最迟要在2018年在国会提呈并通过《原子能监管法令》(Atomic Energy Regulatory Act)。

若真如此,民众就更加需要理解核能发电的优劣,其中包括核电是否大势所趋,无从避免;抑或,尚有其他替代能源政策可选。

《当今大马》多次尝试联络大马核能机构于去年甫上任的执行长阿都拉哲达勿(Abdul Razib Dawood),尝试取得最新讯息,惟其机构职员以“现阶段无法进行专访”为由,拒绝回应。

另一方面,希盟和核电议题观察者则预料,国阵若在来届大选胜出,国阵政府可能在今年内仓促通过法令。

早在去年,公正党士满慕区州议员兼公青团宣传主任李健聪已撰文提醒,“2018年是反核关键一年”。他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甚至预料,大马核电厂建设计划,或会比华教的最后一里路还要快。

“国阵不大会在3月份的国会会议提呈该法案,因这会制造不必要的课题,招致民间反弹。”

“若国阵在下届大选获胜,我相信国阵对核电计划志在必得,随时可能比华教的最后一里路更快抵达。”

核电课题观察者陈日佳也持相似观点。他认为,一旦胜出大选,国阵将加速发展核电计划。

“(国阵)将会在大选后的2年内尽快解决(核电计划的问题),并在接下来的2年内消化这课题。到时候人民的反弹将不会很大。”

陈日佳目前任职于诺丁汉大学大马分校的化工系助理教授。

他并不反对政府以经济发展为由推动核能发电。不过,他强调,必须进一步了解建造核电厂的公司、国家与核电厂的管理能力,乃至处理核废料的能力,才能下判断。

希盟未有共识

倘若国阵政府确实在今年强行推动法案,落实核电计划,希盟又有何对策?

李健聪认为,若要阻挡该法案通过,公民社会及所有反对核电计划的政党,应该结合推动反核电运动,包括在国会外抗议及全国联署,甚至发动全国性抗议。

“我倡议再次让这课题浮现在人民的眼前。这将会是我(接下来)最主要的议程。”

李健聪(见图)也是士满慕州议员,曾担任“绿色盛会2.0”宣传主任,积极关注关丹莱纳斯稀土厂、劳勿武吉公满山埃采金、边佳兰石化工业、以及砂拉越峇南水坝等环境课题。

李健聪:我相信国阵对核电计划志在必得,随时可能比华教的最后一里路更快抵达。”

话虽如此,希盟成员党在反核电立场上是否一致?

2017年3月9日,希盟成员党公正党、行动党及诚信党确曾公开反对核电计划,并一一细数核能源的成本与风险过高。不过,3月20日,团结党才正式加入希盟,此后仍未对外公布其立场。

李健聪坦承,团结党尚未表态,因此不能断言希盟正式反对核电计划,但整体而言,希盟持反对立场。

此外,他透露,希盟竞选宣言组正草拟替代能源政策,也将遵守国际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及减碳议程。

“若希盟宣言是反对兴建核电厂的话,那这一届大选,可算是一项民众(是否)同意核电厂继续落实的公投。”

“我本身就涉及草拟彭亨(希盟)的竞选宣言。如果希盟赢得(彭亨)政权,希盟将反对在该州兴建核电厂。”

批国能走捷径

政府要如何永续性地解决复杂的电供问题,需要坚定的政治意愿。

政府表示,由于核电厂全天候运作,因此发展核电能应付大马电网的基本负载,以弥补可再生能源的不足。不过,李健聪直指,核电的发电容量(generation capacity)并不多,也无法在短时间内,替代已为大马供应超过一半电力的化石燃料。

他认为问题关键在于政府只打算走捷径,没有坚定的政治意愿,推行可再生能源措施,就连全国最大的供电商——国能,也只想透过核电厂建设,来解决复杂的电供问题。

“对于国能来说,最简单的方式,便是建造双座(twin-unit)核电厂来发电给全国,因这不需要太多的管理。”

“国能过去都活在舒适区,所以它希望以最低成本来获得最大利润,且不愿意在这方面投资,因为这些对它来说是亏本的。”

建厂成本高昂

成本效益向来是拥核与反核两派争议的面向。隶属科学、工艺与革新部底下的大马核能署即表示,核能发电的平准化电力成本,远比太阳能、风能及水力还来得低。
2010年,政府预算双座核电厂要价213亿令吉。

不过,李健聪却认为,发电成本只是众多成本之一。他指出,此预算是隔夜成本(Overnight Capital Cost),尚未把融资、通膨、货币、逾时、超支等不确定性计算在内。

“政府也没把环境成本计算在内。另外,退役与辐射废料管理成本也需要庞大资源。”

他以美国核电计划为例(见图表),单是建造成本,美国核电厂的平均实际成本,比之前预估成本超出207%,即从原本每兆瓦93万8千美元,飙升至每兆瓦295万9千美元。

核废料处理争议

有“万年之恶”之称的核废料处理是令各国头疼的难题。不过,芬兰政府预计在2024年,启用世上第一座地下核废料仓库,以永久性地储存能持续释放辐射长达10万年的高放射性核废料。

大马可否效仿芬兰的做法,建造地下核废料仓库?陈日佳指出,两国的环境条件不同,不能相提并论。

他说明,由于芬兰的人口密度比大马还来得低,因此建造地下核废料仓库不会引起问题。可是,大马半岛的人口较多,建造有关设施将引起巨大争议。

“而且你也需审视(大马)的地质是否适合建造地下核废料仓库。”

“若(大马)真的要遵照精准的机制来建造地下核废料仓库,这将会非常艰难。”

同样的,李健聪对于政府管理废料的标准和效率感到没有信心。他以莱纳斯稀土厂废料为例,质疑当局是否能有效处理高放射性核废料。

他进一步指出,大马并没有适合的地点储存使用过的核燃料 +

“莱纳斯稀土厂生产的是低辐射值废料,至今亦还未提呈其永久废料储存槽(Permanent Disposal Facility)(兴建计划)。”

要如何处理有“万年之恶”之称的核废料,迄今是令各国头疼的难题。

设施集中风险高

能源安全与风险一直是备受瞩目的议题。国能声称,建设核电厂不但能减少对化石燃料的依赖,也能分散能源安全所面临的风险。

李健聪却指出,相较于可再生能源,核电厂的发电设施高度集中,在战争期间容易成为受攻击的目标;又或,2004年南亚大海啸曾波及大马,未来难免处于地震带,一旦不幸发生天灾,有关设施遭到摧毁,都会大大影响供电量。

他进一步解释,反观,可再生能源的发电设施,并未集中在同一地区,因此无论是战争或地震,若部分设施遭毁坏,其他完好的设施仍可继续供电。

“可再生能源更符合国家能源战略,因为你就能(直接)从你的身边获取它们,而非需要通过那么远的地方,运入需要高安全性的东西(指核燃料)。”

进口技术债务高

尽管国际原子能机构声称,核能消耗有助于提高国内生产总值(GDP);李健聪却认为,核电厂建造属大型计划,资金耗资庞大,加上大马不具备相关技术和资源,未来不仅得被迫向外国借贷兴建核电厂,且只能成为有关技术的进口国。

“就连核燃料也必须从外国购买,因为大马没有挖掘铀。”

他提醒,就像东海岸铁路计划,届时,外国企业将享有大部分经济效益,遗留高企的债务给本地人。

“大马(核电厂)就只能像东海岸铁路计划般,必须透过资金贷款及由外国(企业)来建造。”

“大马有韩国、法国、俄罗斯与中国等承包商选项,而中国的盖厂成本确实最廉价,但我们仅是要求廉价而已吗?”

慎读官方数据

陈日佳和李健聪皆提醒,无论是官方所引用的数据,其目的是为了向人民宣扬核电的优势。

李健聪更指出,国际原子能机构所采纳的观点,仅为核电计划背书,以让核电技术推广到全世界。因此,相关论据有时只是选择性揭露部分事实,有待进一步查证。

以大马核能署(Malaysia Nuclear Agency)的《关于核能的常见提问》官方手册为例,它指出,水力发电所发生的夺命意外远比核能发电来得高。

在1970至1992年间,水力发电所导致的夺命意外高达4000宗,多以公众人士为主;反之,核能发电仅有47宗夺命意外,且遇难者多为工人。

陈日佳提醒,官方所引用的数据,其目的是为了宣扬核电的优势,因此需多加慎读。

对此,陈日佳(见图)直指,上述数据的呈现手法具误导性,并认为意外的严重程度,必须依据受害人数而非案件的多寡,同时对于意外的认定也须加以修正。

“比如说,今年就只有一宗航空意外,但这一宗意外就导致数百人丧生。”

“难道你要跟人家说就只有1宗意外发生,而死去的几百人却不用紧?”

“若这47宗核电夺命意外有纳入(因核事故而)患癌(离世)的人数,(死亡人数)可多达几万人。”

李健聪也称,该数据并无透露万一发生核事故,将会演变成一发不可收拾的残局,尤其是核堆芯熔毁(Nuclear Meltdown)所造成的人类健康问题。

“日本的(核泄漏)事故不只影响当地,更波及到全世界,其中在美国的海岸就有检测到辐射。”

“这些辐射若残留在体内,不只会对当事人造成影响,更会影响未来的孩子。”

可再生能源仅占各种燃料发电的2%,仍充满发展的潜力。

替代能源具潜力

目前可再生能源(除去水力发电)在各种燃料发电中仅占2%,李健聪认为,此比例太小,并期望在未来10年,应升至5至10%。

他表示,大马阳光全年充沛,且拥有许多河流与生物质,未来可再生能源可能输出国外。

他也称,太阳能光伏(Solar PV)发电成本持续下降, 从2009年的每兆瓦时134美元,滑落至2014年的59美元,因此光伏发电将可变得普及化,且拥有巨大的发展潜能。此外,大马机场的太阳能板的发电装置容量(installed capacity)目前已达10兆瓦。

由此,他认为,只要政府提高推广可再生能源的意愿,给予紧密配合、接纳智慧电网(Smart Grid)、采用对个人或小型发电商友善的电网,以及广用太阳能和其他可再生能源,就可替代政府有意计划建设双座各可拥有1吉瓦(GW)发电容量的核电厂。

发电权目前由大财团等独揽,因此主张发电权去中央化,倡议人人都可发电,会否是一种可出路?

发电权去中央化

从长远的角度来看,李健聪认为,政府若有意秉持着可持续发展的原则,便需开拓全新的发电和供电模式。它须让发电权去中央化(decentralised),而非仅由大企业及有权势的政商人士独揽。

他指出,政府可分发发电执照予社会大众,让人民有机会自行发电自用,从而了解自家的耗电量。

他为此建议,净电能计量(Net Energy Metering, NEM)计划下的住户配额(residential quota)必须提高,而非持续开拓由工商业持有的大型太阳能发电农场。

“若我的住家能够(自行)发电,那就会有净电能计量电表(NEM Meter) + ,好让我知道每个月的耗电量。现在大家都不知道各自住家的耗电量,便不会想到要节能。”

“如果由我们自己去发电及用电,那我们就会懂得珍惜(电源)。”

鼓励低耗能工业

除了鼓励和敦促人民从个人开始节能,李健聪指出,更根本的问题在于,工业占了全国耗电量的45%。

他认为,政府应该鼓励低耗能及高产值产业的发展,如IT及半导体制造业,而非高耗能产业,如钢铁业及炼铝业。否则,政府即便再努力推广可再生能源,也将事倍功半。

他以关丹为例,当地除了有高耗能的轮胎及电池制造业,更有个全东南亚最大的钢铁厂,即将在马中产业园投产,且该厂还设有自己的发电厂。

“我们的政府(在节能方面)不同步。我们的左手说要节能及推动可再生能源,而右手则在做另外一样的东西。”

“这是当今国阵政府的最大矛盾。”


延伸阅读

上篇:大马核电合不合(上):政府静默的盘算和推动

 


 

  1. 核燃料:乏核燃料将会持续散发辐射长达10万年,且含有一些对人体伤害极大的高放射性物质,如仅需10毫克(mg)就能致人于死地的钚(Plutonium)。上世纪,前苏联就出于成本等因素考虑,将核武器工厂产生的高放射性核废料倒入某个湖泊,使其变成一潭死水。据俄罗斯环保专家称,该湖的生态环境在未来十几万年内都无法得到恢复。 详细阅读:https://goo.gl/aemvXS

     

  2. 净电能计量电表(NEM Meter):与我们家里的普通电表一样,都能测量耗电量,惟前者多了些功能,如可测量太阳能光伏系统的产电量及转售给电力公司的电量。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