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aysiakini
专栏

如果在吉隆坡,一个移工

梁友瑄
(更新:)

【艺文】狗吠火车

抵抗了三年多,最后还是不敌容易让人崩溃的公共交通以及标准不一的出租车司机,你买了一台二手车成为车贷一族,然而这种移动方式却让你有点想念搭乘公共交通时,能够随时观察、接近不同人群的那些日子。

你记得你刚来吉隆坡工作时,就是用这种方式来认识这个城市,以及生活在这里的移工们。移工在这里被称为外劳,在你旅居多年的台湾,外劳已是歧视的称谓,因此称为移工,亦即从一个国家移动到另外一个国家的劳动者。

负笈台湾的那些日子,你也算是移工。因为披着黄色的皮,说得一口流利中文,你像是变色龙一样不容易被认出,在台北自得其乐地过着你的小日子,尽管你心知肚明,和同样来自东南亚的深肤色的移工相比,他们在日常生活遭受的待遇明显比你差得多。

Share this story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