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aysiakini
专栏

南来北往翰墨缘

杜忠全

【恋念岛屿】

槟城或槟岛,套句老话,人们都说人文荟萃,南来北往的近现代文人,都在城里城外留下了笔墨遗迹,举凡楹联、题匾,甚至街头的店招等等,都有的是。后者看来似乎不甚起眼,年代久远的不只蒙尘,有些还虫蛀了如同朽物。然而,如具慧眼者,就知道它们的来龙去脉,也梳理得出一段时代老故事的。

老槟城的翰墨遗迹,最为人津津乐道的,恐怕是阿逸依淡(Ayer Itam)鹤山极乐寺登岩长廊旁的“勿忘故国”岩刻了,那闻名遐迩的岩刻题字,是南遊的康有为到鹤山一遊留下的,迄今已逾悠悠百年。

戊戌变法失败后出逃的康有为,其来到槟榔屿淹留,自有一段时代因缘,岂止“勿忘故国”所能道尽?更何况,在无人不晓的“勿忘故国”之外,乔治市城里更还有康南海的其他墨迹,知道这个的人,恐怕就不多了,识此道者,老学长张少宽是也。

无限游览方案
每月

~RM12

马上订阅
您可随时停止续订
通过网站和App无限游览
可参与评论
先收藏再阅读
付费方式
已经订阅?
登录

Share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