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aysiakini
专栏

乐观的政府,忧心的人民

苏淑桦

更新: 2020/11/10 4:45 凌晨

【边缘叙事】

那个宣称争取朝野共识的“团结财案”终于出台。比起2020年,这次财案预算提高了近十个百分比至3225亿4000万令吉而号称史上最庞大,但预算案并没有亮点而只在原来的框架里打转,满怀期待的人民注定失望。

这次财案中Makcik Kiah 、Encik Lee和Puan Rani不见踪影,由Puan Aisyah、Encik Kevin 和Encik Vijay 取而代之;国盟政府依然乐此不疲地刻画心目中的小市民形象。然而,这些被形塑成在财案中受惠的人物,如果从政治行销策略落到民间,也只能在贫穷线或财政危机中挣扎。

实际受惠者只占少数

一个家庭收入低于1000令吉、带着四个孩子生活的单亲妈妈倘若真如财长所说的获得价值1万3000令吉的支助,确实能够暂时缓一口气。

实际情况是,获得类似援助的家庭只有40万个。对比马来西亚生活在平穷线的160万个B20低收入群体家庭,每四个Puan Aisyah就只有一个受惠。

一个原本收入3500令吉的打工族失去工作后据称可以得益于财案,共获得价值1万5600令吉援助。但这当中的40%却是从自己未来的退休金挖出,二十年后没有工作能力的Kevin将面对更严峻的财务挑战。而目前充斥劳动市场的250万合约工人和自由业者事实上不会享有任何就业保险的保障。

无方案推动经济成长

今年9月,人力资源部长沙拉瓦南估计失业人口已达100万,这当中包括50万失业人士、30万社会新鲜人和20万因疫情无法回到工作地点的大马游子,而就业保险截至今年8月只惠及7万3000人。虽然财政预算案预测受惠群体将提高至13万人,但对百万失业大军是杯水车薪。

把钱通过福利部放到目标性弱势群体似乎无可厚非,但事实是,乐观的政府错误估计疫情和低层人民所受到的经济冲击,没有办法回应人民真正的需要。

2021财案致辞中,东姑扎夫鲁多次提及疫苗时跟研发疫苗的大型制药厂同调,寄望疫情能够尽快成为历史。这份乐观几近天真,在疫苗临床试验还充满变数之时,2021财案应该更谨慎地评估接着一年疫情对国内经济的影响。

国盟政府似乎对国际经济走势存有过分的美好想象,寄望马来西亚经济可以顺势复苏,没有展现政治意愿,通过政策落实更具体的方案来推动国内的经济成长。

也就是这份乐观,让财长寄望聘有十名员工的旅游业者Vijay能够跟政府“众志成城,齐心共赢”,在没有任何生意前景的情况下咬紧牙关地领着政府每月6000令吉的薪金补助,继续惨淡经营生意。

而这仅有的补助在三个月后即结束,殆尽资源的业主也只好结束营业。Vijay先生的十名雇员必须去申请就业保险,而Vijay也可能得靠银行存款过活。

失入息群体是否可温饱

预算案总有上限,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必须把钱用在迫切、重要和有长远效益的地方。此次财案虽然号称为抗疫打造,但更像是为大选铺路的撒糖果财案。

收入没有受影响的在职或退休公务员、前线人员包括军警被眷顾,财案还貌似全面地提到了青年、垦殖民、农民、原著民、微商等等,但究竟这些琐碎的丁点甜头,是最迫切、最重要和带来长远效益的吗?

当疫情不明朗、经济无起色,最迫切的是失去入息的群体是否还可以温饱。让这些B20低收入群体获得每月固定收入将可以解决温饱问题,而他们的消费也确保市场有资金流动,为小商家带来生意,维持市场的活力。

在市场疲弱的情况下,通过奖掖或发放贷款让私人界掏出资金投资并不实际。政府又何尝不能在官联公司的协助下带头制造工作机会,吸纳市场上的劳动力,推行非盈利导向的计划。

改善目标社群生活品质

最实际的例子是建造更多经济住房和社会住房。经济住房扣除开销后可以以成本价出售给B40低收入群体,让他们幸免于被迫买贵房而成为房奴的命运。而建造更多的社会住房,以低廉的租金出租予B20低收入群体,时而听闻因付不起租金而被屋主驱逐的新闻才有望绝迹。

这也能有效的稳住房价,保障人民居者有其屋的权利。这比起免除首购房屋印花税不是更实际?2021年财案也提到建造5000间Prima住房和1万4000间人民组屋。但单单吉隆坡就有5万合格申请人还在轮候人民组屋,财案里的配给需要以倍数的形式增长才能看到显著的效果。

除了建造人民住房,同理我们也能投入资源提升廉价组屋居住环境与乡区设施、垃圾废料处理、修复森林等等举措,这些工作机会确保温饱,也直接显著改善目标社群和区域的生活品质。

关键时刻需政府及时介入

报告显示,金融市场在2019冠病疫情蔓延的今日反而更活跃了。这彰显了经济上层没有受冲击,而社会基层却面对温饱问题,贫富悬殊只会加剧扩大。

我们的官联公司是要把资金都投入在金融市场,还是应该重拾他们的时代任务,在经济上策略性地辅助政府,以确保把疫情的伤害减到最低?

各国政体在世界各个角落因各种因素左右摇摆,奉行市场经济的马来西亚在这关键时刻需要政府及时介入。我们对大政府有疑虑,对白象计划有防备,对贪腐寻租的朋党有恐惧。如何在政府投入资金的同时,有更完善的制度去监督计划的施行,这是另一个可探讨的大学问。

那总比Aisyah、Kevin和Vijay在苦哈哈的日子里看政府毫无所作为来得好吧。


苏淑桦,社会主义党全国财政,希望政治在现实生活中更贴近人们的生活,成为真正的众人之事。

本文内容是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当今大马》立场。

Share this story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