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州行动党江山谁来坐?

    发表于     更新于

即时评论

行动党雪州委会的改选,堪称是过去10年来最激烈的一次。

由郭素沁统领的当权派“团结队”,声势浩大阵容鼎盛,大部分雪州国州议员都集中在麾下,郭素沁威风凛凛,颇有“花木兰”的气派。

据《当今大马》的报道,形容周一晚在沙登举行的千人宴,俨然就是誓师大会。除了有秘书长林冠英站台,一字排开的有雪州主席欧阳捍华、州署理主席潘俭伟、州秘书刘永山、州宣传秘书张菲倩、州政治教育局主任李继香、沙登国会议员张念群、巴生国会议员查尔斯、雪州行政议员刘天球。

刘天球没纳入菜单

azlan 是的,没有错,素来位列仙班的“天公仔”刘天球,这时终于能光明正大站出来了。

但是据报道,当权派一疋布那么长的菜单,并没有把刘天球的名字纳入其中。

“团结队”不需要解释为什么不把两位火箭在雪州最资深的州议员邓章钦和黄瑞林纳入,还可以号称团队,因为大家都明白的。但“团结队”却不曾解释,为什么不把雪州这样的政治人物刘天球纳入其中,就让大家很郁闷。

既然行动党纪委会都证实了,支持信事件的唯一罪人就是已开除党籍的郑文福,那为什么不能把刘天球纳入菜单呢?

不过,其实已经不重要了,因为当刘天球能重回仙班跟当权派一字排开展现“团结队”的阵容时,或许也说明了,“天公仔”始终是“天公仔”,而且还可是“秘密武器”。

毕竟,能自诩为雪州这样的政治人物,刘天球在雪州经营基层多年,又打了10多年的州选战,每一次的斗争,他都是笑到最后的人。

因此当“团结队”面对“正义改革派”来势汹汹的挑战时,不管是要博感情争取支持,或是收编安抚及分化,刘天球的政治智慧及能力,绝对比“团结队”里任何一个人,都适合担此重任。

说到底,他最清楚选战胜负关键在于,你能掌握多少位桩脚?能绑住多少票?

向马华选举方式看齐

行动党过去没有资源及位子可分配,但如今执政了最富庶的雪州,不但支部数目倍增,州代表人数一下子暴涨至千人,行动党的选举游戏方式,无可避免要往他们曾经痛批的马华选举方式看齐了。

派系与菜单,行动党不用跟马华学早已会了!马华中央代表有票就有饭吃,如今行动党雪州代表也不遑多让。马华各派系各办饭局拉人展现势力,行动党如今也来这一套,最好还要学到足,挑同一天不同地点,分别办团结宴还要广邀中央领袖同台。

过去,行动党最爱讽刺马华中央代表去投票,包吃包住据还拿津贴,如今雪州行动党呢?

爆出“买票”指控不出奇

dapsy agm 061208 voting 由于选举制度的设计,在参选者众的情况下,候选人只要掌握一定的票数便能当选,从而造成了参选者不择手段的来掌握与巩固票源,以期挤进当选安全名单内。通常买票是最直接,这一次雪州行动党改选,如果最后爆出“买票”的课题,互相指责敌对阵营提供津贴“买票”,想来也不会出奇。

这还不包括各种攻击对手的抹黑及指控!这种为了当选,不顾道义对同志插刀,当同室操戈的选战打完,不但政党的形象与纪律受到严重的破坏,也会让人民失去信心。

雪州行动党的领袖,是不是不惜付出这番代价,也要把选战打成这地步呢?

当选战打到如此荒腔走板,党已成为权力的禁脔,就是心理学家罗洛.梅的《权力与无知》里,描述权力会改变基因。大意是,掌权的人会因追逐权力而改变气质、想法,甚至会怕失去权力而软弱。

行动党雪州领导层的改选,与其说是现有领导层害怕失去权力,倒不如说是中央害怕失去指点江山的管制权。

这就让人想起,太平天国的天王洪秀全,打下南京坐上金龙椅后,养了一只大绿鹦鹉,会用客家话叫嚷:“亚父山河,永永崽坐,永永阔阔扶崽坐!”

当皇帝的,永远都想江山是由崽(儿子)坐,儿子不行,就换英姿飒爽的花木兰也行,只要是皇帝“扶”的就行!

但是,别忘了,也有一首民谣是这样唱的:“天父杀天兄,江山打不通,长毛非正主,依旧让咸丰”!

长毛,就是太平天国,由于为了争权夺位,自相残杀,最终失去江山,天下依然还是坐在北京城的大清王朝咸丰皇帝的。

殷鉴不远,只是杀红了眼的人,还记得吗?

当今大马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