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明福验尸庭五人物最受瞩目
丽兰、普缇与阿忠哥令人动容

    发表于     更新于

明福沉冤待雪(二)

当赵明福验尸庭在2009年7月29日开审时,赵家并没预料这一审下来,就是长达17个月的时间。漫长的审讯,让很多人无法记起每一堂的焦点,但验尸庭上一些人物的身影,总是无法叫人忘记。

在近1年半的审讯见证了赵家为寻真相不惜开棺验尸的决心,也见证了本地、英国与泰国法医就“自杀VS他杀”的隔空论辩,临尾声时还有一张保留了一年才呈堂,被指是赵明福遗书“字条”。

NONE 穿插在一幕幕当中是捧着爱儿遗像的赵母张秀花、噙着眼泪怒斥不公的明福胞妹赵丽兰、顶着一头庞克头的法医普缇、雄赳赳发问的赵家律师哥宾星、以“自扼论”而引爆哄堂的反贪会律师阿都拉萨,乃至风雨不改出席听审的红衣大叔“阿忠哥”及大批的媒体同业。

这些人物全都因为赵明福验尸庭而广为人知,成为大家的言论焦点。在众所瞩目的下个月5日验尸庭宣判日前,《当今大马》先与读者一起回顾过去17个月来,5名验尸庭上的瞩目人物。

为兄寻公道的明福胞妹赵丽兰

赵明福离奇坠死案改写了赵家每一个成员的人生。他们走出平凡的生活,誓要寻找真相为明福讨回公道。

NONE 为了传达赵家的悲愤与诉求,明福的胞妹赵丽兰因为一个绝对不愿出现的理由,必须走向媒体镁光灯前,以纤弱的肩膀扛起沉重的担子。

她勤力全国走动,她 悲愤的眼泪 流进人们心里,愤怒而坚定的控诉无比震撼。这段期间的痛苦历练,让她不得不放下生涩外衣,与庞大的机关与制度搏斗,成为人们眼中的坚强象征。

赵丽兰的眼泪,促成公民社会份子成立“全民挺明福”运动,誓言不让丽兰在寻找真相的路途感到孤单与无助。

他们寻找朝野议员签名,支持成立皇家调查委员会以彻查明福的死因。但明福案的背景,竟成了执政党声称“全民挺明福”政治化赵案的理由。

NONE 赵丽兰等人趁着加腊士州议席补选向马华副部长王赛芝索取签名时,更演变成 肢体冲突 ,“一推一捕”事件引发朝野政治角力,始非所料。

警方随后 逮捕 赵丽兰与3名同伴长达6小时。这次的逮捕行动,让赵丽兰深切感受到,原来其兄身在 扣留所的感觉 是怎样,更坚定了她要为兄讨公道的决心。

“我不要哥哥的事情,发生在我的身上。我们共有4个人被捕,(就已面对这种情况),很难想象哥哥一个人会是怎样。”

独排众议的传奇法医普缇:

NONE 一起赵明福验尸案,让泰国传奇法医普缇成为马来西亚家喻户晓的一个人物。她所到之处引起旋风,人潮竞相围观及找她签名合照,媒体也大幅度报导她,网民甚至为她在面子书上成立普缇粉丝俱乐部。就连在严肃的法庭内,普缇抵步时也会受到公众的拍手欢呼。

普缇顶着一头五彩的炫目庞克发型,手上配戴许多腕圈等装饰,犹如走在潮流前端的明星。但就是这名女法医独排众议,提出震撼性的赵明福他杀论,才引发后来的 开馆验尸

为了赵明福案,普缇共三度来马,第一次是在2009年10月21日,在庭上供证指赵明福“ 80%他杀 、20%自杀”。随后,她为了开棺验尸而再度抵马,接着在2010年8月18日重新踏入证人栏内,为第二份验尸报告供证。

第三次来马前,普缇因为宣称蒙受马来西亚及泰国两国官方“政治压力”,被迫取消来马供证的计划,结果在政坛掀起轩然巨波。

结果首相署部长 纳兹里 带头斥责普缇为骗子,声称她是因为无法捍卫去年在验尸庭所做出的赵明福八成他杀的假供词,害怕再次上庭,才撒谎拒绝来马为验尸庭供证。

赵家在另一边厢则捍卫普缇,并针对纳兹里的“骗子论”入禀法庭,要求宣判纳兹里藐视法庭。

NONE 经过一番纷扰后,普缇打消原意,决定 第三度来马 ,以提呈其开棺验尸的报告。在第二次供证时,普缇虽然不愿再评断,赵明福遭他杀的可能性有多少巴仙,不过她坚持首次供证时所提出的推断,即赵明福坠楼时并非清醒,而且不是死于自杀。

普缇在泰国本就是一个传奇人物。她担任法医28年来,即使面对死亡威胁也坚持为死者说话,为她赢得“泰国李昌钰”与“死亡医生”等美誉。

她现任司法部中央法医研究院副院长,也将脱氧核糖核酸技术引入泰国警界。普缇曾在1999年患癌,与丈夫育有一名女儿。

雄辩滔滔的赵家律师哥宾星:

NONE 在赵明福案前,哥宾星只是“卡巴星之子”,但因为验尸庭,哥宾星以后就是“哥宾星”了。

自验尸庭开审以来,哥宾星就以其急智与辩才,加上威风凛凛的 论战气势 ,吸纳每一个人的眼球。虽然卡巴星名义上也是赵家律师之一,不过哥宾星才是出席每一堂审讯,挑起大旗的赵家律师。

其父亲卡巴星也是行动党全国主席,是国内一流的律师,叱吒法律界40年,连首相署部长纳兹里也调侃杀人犯、强奸犯尤爱找上卡巴星。因此,他4名孩子当上律师后,也频被拿来跟父亲比较。

NONE 但在赵明福验尸案中,哥宾星让大家见识到,他已不再是“卡巴星之子”,而是一个走出父亲影子能够独当一面的律师。

哥宾星在庭上表现成熟与自信,进退有致的盘问方式让人忘记卡巴星的缺席。他曾 激烈反对 总检察署把“最后字条”呈堂,虽然“字条”最终被接纳为证据,不过哥宾星怒气冲冲提出反对的样子,却令人印象深刻。

哥宾星最擅长的招数,是在盘问证人时抓住一个小疑点,接着加以发挥,从而得出一些震撼性的论点。他在盘问此案关键证人查案官阿末纳兹里时,便曾针对后者的 矛盾供词 ,抖出警方未尽力查案,发现疑点也未跟进的问题。

最后阿末纳兹里承认,不排除当时身在现场的官员有可能是导致赵明福死亡的嫌犯。

示范自扼的反贪会律师阿都拉萨:

NONE 若以一出戏来形容验尸庭审讯,那普缇当之无愧是许多人心中的女主角与女英雄,而与普缇演对角戏激烈交锋的,正是反贪会律师阿都拉萨(Abdul Razak Musa,左图)。

他与普缇在庭上的1小时 针锋相对 ,极之“突槌”兼“出位”,古怪问题层出不穷,就连其他律师也高呼受不了。

当时,阿都拉萨以咄咄迫人的方式,百般质疑普缇的专业资格与供证,导致语调一贯柔和的普缇,也不禁当庭质问阿都拉萨是否专业的合格律师。

NONE 在两人的交锋中,普缇明显获得庭上公众的好感,数次发言时获得鼓掌支持,以致验尸官阿兹米尔不得不提醒公众,法庭内不得喧哗。

反观阿都拉萨的许多古怪问题一出,公众席上则传出一些嘲笑声及“啧啧声”,有的公众不断摇头,一人更高声评论,结果遭庭警驱赶出庭。

阿都拉萨最让人记得的“经典问题”是,向普缇提问“赵明福会否扼自己的颈项?”

全场顿时因为这个问题哄笑起来,这样的论点也让赵家律师哥宾星感到不可思议,立即站起来挑战阿都拉萨示范,一个人要如何扼死自己。

不料,阿都拉萨不按牌理的出牌,神色若定地立刻即席表演自扼起来,瞬间引爆哄堂大笑。

他当庭做出的自掐颈部手势经典画面,更透过总检察署官网的播出,广泛为媒体报导。

这名一直向验尸庭力证赵明福死于自杀的反贪会法律及检控主任,当天的失态导致普缇对他的表现留下极差印象,最后也忍不住质疑其律师资格,并为大马拥有此等律师而感到抱歉。

该天的审讯后,总检察署有违定时把审讯上载至官网的惯例,迟至8月26日才把录像上载,掀起公众质疑与诟病,以致总检察长阿都甘尼也罕见开腔,否认总检察署拥有 隐议程 的指控。

风雨不改的红衣大叔何文忠:

很多人不知道他的名字,采访验尸庭的记者私下则叫他“阿忠哥”。不过,每个关心验尸庭的人都知道,有这么一号言行出位的红衣大叔,每日风雨不改地到法庭听审。

他头绑黑丝巾,一手握紧拳头,另一手则持有明福的肖像,这幅肖像随着验尸庭审讯越久便越加残旧与破裂。

NONE 他在庭外经常有一些叫人匪夷所思的举动,他会以愤怒高昂的声调高喊口号,又或者 高唱爱国歌曲 ,更让人惊讶地是,竟然数度以血肉之躯 阻挡反贪会轿车 ,被撞倒又爬起挡车,极其狼狈。

很多人叫他为“疯子”,但他其实不疯,他只是拥有一个异于常人的价值观,不惜抛下工作,也不顾家人劝阻一头热的天天捧场验尸案。

他在庭外的出位举动,绝对不会在法庭内出现。每次验尸官进来后,他只会静静地在旁听审,有时记者与他私下交谈,其语气也有礼而平和。

后来,记者才知道这名红衣大叔名叫何文忠。

何文忠为了追踪赵明福案而蒙受三重损失,被人视为疯子令他赔上名誉,年半来借钱度日已举债7000令吉,他家人屡劝不果已对他敬而远之。只是,你无法在他脸上看到后悔。

“这是涉及国家大事的冷血残杀命案,其他相比下都是儿女私情!我连送命也在所不惜,其他又算甚么?”

NONE 在去年11月21日赵明福开棺验尸时,何文忠便骑着20年的老摩哆,从士毛月富贵山庄紧追灵车,摔摩哆后仍抱伤推摩哆到附近店子修好,再赶至赵明福验尸所在的双溪毛糯医院。

他告诉《当今大马》,本身与赵明福素昧平生,却像一个“全职伸冤特工”般关心此案。他甚至数得出,赵案至陈词已审讯了60堂,其中6堂包括在法庭外的重回现场及开棺重新验尸。

“我一身行头及举止都有名堂,红衣代表‘血淋淋’,头巾及爱国曲代表我可牺牲性命。我向马来邻居请教,好在庭外以流利国语唸口号。”

何文忠15年前丧妻,目前孑然一身,独居在雪州沙登一间廉价屋。

他一直觉得警方政治部在暗中监察与追踪他,令他每次赴法庭都抱着有去无回的悲壮心情。

“我试过几次给便衣警察跟踪,有次5、6人跟着我回家,我故意深夜12点才到家,更曾故意绕进厕所,以逃避他们的跟踪。”

请点击阅读:

受政治意愿等多重因素所限制

皇委会不一定能找出明福死因

当今大马

登录